关注请看简介,拒绝撕逼

本博中任何文章无授权不得转载,图不得商用,有需要请私信

过气写手

不定期更新

近期沉迷锤基无法自拔

注意:
文章以all叶为主

图杂食,无固定cp。

繁花血景

【all叶/兴欣中心】陈酿

——老规矩,all叶背景
——主要围绕着兴欣写
——其他人大概活在回忆里
——私设有







以上








Part1

陈果在遇见叶修之前,一直觉得他是天边那遥不可及的一颗星,人们只能仰望着,永远无法接近去感受那绚烂的,迷人的模样。

所谓“斗神”所谓“荣耀教科书”,这些都是至高无上的称谓,而能获得这样称赞的人,应该是一位怎样伟大的人呢?

不知道,一切的都是未知数。

由于叶修从不露面,无论是叶粉还是黑粉都在猜测着叶修的长相,说他长什么样的都有。但这些无非就是按照个人喜好或是恶搞得出的结果。

陈果也曾猜想过,但无论她脑海里想象出怎样帅气或丑陋的人,都会被瞬间否认,哪怕仅仅是一个平庸的模样,也会被自己否认。

她一直都不知道为什么。

在那之后陈果终于见到叶修,并且从一位只敢仰头观望大神的小小粉丝,演变成可以与他们并肩的队友和朋友,她的内心除了欣喜,还有一种不可言喻的感受。

可能我与你,终究会相遇相识,不敢说相知,但我们这两条线,还是会在某一时刻交汇。这大概就是为什么我私自想象出你的面容都被否定。冥冥之中,有那样的一个人,将我们的人生连接。

无论他人怎样抹黑或夸赞你,我都知道真正的你到底是什么样子,我的心中有一个天平,永远公平的对待你,对待有关你的一切。

在那之后,陈果跟随着叶修,还有兴欣,看着他们一路走来,慢慢成长,那一点一滴的进步和不断完善的制度都在提醒着她,这并不是一碰就碎的美梦。

抛开兴欣不谈,只看叶修本人,陈果在于他相处的两年中也有不少新鲜的发现。

叶修说实话长得并不像周泽楷那样,人们一看见的第一感受就是:哎呀,这个人好帅,是不是明星啊。周泽楷带给人的是那种很直观的感受,瞬间将这个人印在你的脑海,挥之不去。

周泽楷本身所散发出的,是年轻人特有的朝气和干劲。如果要用什么来比喻,那应该是辛辣的白酒,一枪穿云,叫你一下子记住他,刺激性强,感染力强,可能的话还会叫你忘不了他。

而叶修不一样,人们第一眼见他可能就像看到路上的每一个陌生人那样,平凡的很,甚至可以说扔到人堆里找都找不到。

但他自身有一种气场,可以说是一种由内而外发出的气质。那是多年以来沉淀而来,耗时长,但回味无穷,叫你越来越沉迷。

如若像刚才那般比喻,这种气质大抵是在酒窖里陈放了上百年的老酒。上百年前的某个人,曾将新鲜的葡萄摘下,用不知多少道工序加工之后,储存起来,待到漫长的岁月流逝后,再取出,启封。似有似无的酒香,口感上好,越喝越上瘾。

这并不是再比较谁更优秀,只是在形容两个人不同的气质,仅此而已。

叶修长相要是客观的评价的话,其实很一般。要说有什么出彩之处,大概就是眉眼比较好看。皮肤较与普通男性白了些,身材偏瘦。但是由于长期的熬夜与吸烟,使得看起来他有些颓废。

仅仅通过外表来看,联盟里其他的选手基本上都能甩他一条街。

只不过,有些时候,内在的气质才是最能吸引人的。

叶修经历的事情多,见识比年轻人要更多。所谓姜还是老的辣,大抵就是这个意思。遇事不冲动,有更长远的思考,总是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这就是从嘉世出来之后的叶修。

尽管是这样,随便从几个荣耀粉里拉出几个人,问问他们对叶修的评价,除了说他嘲讽,也就说一说荣耀打的好之类的。

对于叶修,大部分人还是抱有「这个人很嘲讽」这样的评价。但其实就如同他自己说的那样,他说的是一些人们不愿去直接面对的,很朴实的真相。

陈果在最初听到他说这句话还有些嗤之以鼻,但相处的久一点后,陈果逐渐明白,叶修说的其实都是事实。觉得他嘲讽,多半是不知该如何去辩解而恼羞成怒。

“真相其实往往非常朴实,朴实到人们不相信那是真相。”

是的,很多时候人们对叶修的冷嘲热讽,都源自不愿意接受事实。

而叶修并不在意那些讽刺,只是一如既往地向前走,永不回头。

这大概就是他的魅力所在。













part2

魏琛觉得这两年来是他度过最如梦似幻的两年。从网游里面偶遇那个不要脸的家伙,被他连哄带骗的拐到兴欣,然后人越来越多,队伍越来越规范,从一个连媒体都嫌弃的草根战队,艰难的,缓慢的爬到了联盟的最高点。

当他站在领奖台上,看着台下欢呼的观众,和队友一起捧着手里的奖杯时,心中除了激动,还有这一丝不易察觉的遗憾。

魏琛平日里大大咧咧的,待人处事都很随性,很有江湖义气,因此大多数兴欣粉丝跟他的关系都跟隔壁的邻居大叔一样,互相开开玩笑,有一些聊得来的还跟他一起撸过串。

就是这样的性格叫人们都快忘记这不是一个荣耀小白,而是联盟里屈指可数的开荒级老前辈。

当老魏还不叫老魏,他还被人们叫做小魏的时候,荣耀还没有出现。他跟许多年轻人一样,意气风发朝气蓬勃。

年轻人总想着以后要做一番大事业,小魏同志也不例外,他也有梦想,只不过这个梦想很多人是很嫌弃的——他想打游戏,当职业选手。

这个想法被当时他身边所有的朋友嫌弃,没有一个人支持他这么做,所有的人都在劝他不要沉迷游戏,回头是岸。

而小魏同志对此只回了一句,你们尽胡扯!

然后在无数人的摇头叹息中走上了那条所谓的“不归路”,带着年少的好胜心,还有倔强的脾气,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在小魏变成魏哥的时候,荣耀出现了,先前声势浩大的广告还有公布出来的游戏内容页面都点燃了游戏爱好者,魏哥也不例外。

他忘不了当时为了买一个属于自己的账号卡,他省吃俭用了多久,而后,在烈日炎炎下排了四个小时的队伍,终于买到了一张账号卡。

由于学历不高,他也不太会起名字,本想起一个霸气侧漏的名字,结果输入后显示已有人使用,接二连三的试了好几个,都不行。魏哥生气了,瞎胡按了几个键,名字就这样稀里糊涂的取好了。

索克萨尔。

名字取好魏琛就一阵胃疼,这名字,一股子书本的酸臭味,看的是挺像那么回事的,但是太膈应人了。酸,真是酸的牙还疼。

但是尽管如此,魏琛还是就这样一直用着这张账号卡,在网游里叱咤风云,几个月之后,他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一个高手了。

在那之后,魏琛遇到了那些人,那些可以称作至交,也可以说是恶友的一帮子人。

叶修,苏沐秋,韩文清,吴雪峰,郭明宇……

他们当年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号——创世一代!

当年意气风发的一群少年,像一柄利剑冲破一切阻挡,将荣耀这个游戏的魅力完全展现出来。一步步摸索着,找寻着,像探险者那样将一条光明大道展现给世人。

这些人分散开来各组组成了队伍,经过了短暂的磨合,联盟成立了。

魏琛本以为他会这样一直一直的走下去,和自己的账号卡,和自己的队伍,还有这些伙伴们。

但是他错了,他终究还是不被需要了。

老魏永远记得他离开蓝雨的那天,天气好的不像话,少见的湛蓝的天空,一切都宛如在画中。

而这一切,终究是不属于他的,是属于那些孩子的,美好的未来。

索克萨尔。

这个承载了魏琛无数希望,耗费了他无数心血的账号卡,最后的最后,还是离他远去,变得叫他再也看不清楚最初的模样。

老魏终究是变成了老魏。

不再年轻,不再拥有站到那个舞台的资格,失去一切,只剩无限寂寞。

直到八年之后,叶修突然的邀请,将他重新带回到荣耀最绚烂的舞台上,最终帮助他完成了当年他没能实现的愿望。

魏琛是感谢叶修的。

不管叶修当初邀请他是为了战队能更完善一些还是其他意愿,魏琛都不在意。他只知道,像他这种常年混迹网游的大龄选手,是没有人,没有战队愿意给一个正选的位置的。

他是有经验,是有很多年轻人无法拥有的意识,但是他没有那样的手速,只能退居后台为年轻人服务。

但他不想这这样,他是想站在舞台上,手里捧代表着最高荣誉的着奖杯。

最幸运的是,这个梦想最终得以实现。

在与蓝雨比赛之后,有记者曾问过魏琛这样的一个问题:我们都知道,您是蓝雨战队的创始人,那为什么复出之后不回蓝雨战队呢?

旁边坐着的叶修当时就变了脸色,魏琛拍拍他的肩叫他冷静。

“是,老夫是蓝雨创始人,但是你们也明白我这样的年龄和这样的手速,蓝雨战队只可能给我一个指导教练的位置。如果不是我复出,很多蓝雨队员都不知道我是谁。”

他停顿了一下,似乎是在平复情绪。

“在我退役之后,有一个人找到我跟我说,要是参加他的战队绝对是正选。他告诉我不用担心有什么压力,他把一切失利的压力亲自扛起,告诉我放开了拼把一,不过是从头再来而把……”

台下的记者都看向叶修,叶修头微低,看不清表情。
“对我这样的人,做了这样的保证,并且敢跟我说目标就是冠军,谁挡着我们夺冠就打爆他们。这样的决心,拥有实现这一切的实的……,只有一个人,只有叶修。”

叶修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看着魏琛,似乎是在嫌他多嘴。魏琛少见的收敛了那不正经的表情,笑了笑,扭头询问记者。

“试问你们,你选择谁呢?”

台底下的记者此时都闭上了嘴,确实,魏琛需要的,并不是那个所谓的指导教练,他希望的,是站在比赛场上,奋不顾身的打一场。

没有人再问有关这些的问题,这是一位老将,最后的底线,没有人可以去触犯。

最后的最后,魏琛和队友捧起奖杯,忽然心中有些酸涩。梦想是实现了,但是最初的那张账号卡,已经再也无法一同作战了。

再见,索克萨尔。

再见,蓝雨。

蓝雨于魏琛,是他深爱的故乡;魏琛于蓝雨,是茫茫人海中,朴素的一位过客罢了。












part3

方锐这一路走来也算是跌跌撞撞磕磕绊绊,像无家可归的鸟一样,到处飘。

最一开始,方锐和朋友一起组了战队玩,参加了比赛,输得是要多惨有多惨,本以为这一辈子与这游戏没缘了,却被蓝雨看中进了青训营。

打打闹闹了两三年,一起在青训营的都当了正选或者是替补,自己呢?什么也不是。

稀里糊涂的去了呼啸,和老前辈林敬言搭档组了一个“犯罪组合”。好不容易又安定下来,结果没多久林敬言走了,转会去了霸图,就剩下他一个人。新转来的唐昊还有其他队员都跟他合不来。

他像一个没人要的孩子一样,期盼着谁能带他离开。

微博发一句感叹,一堆不正经的评论里面,叶修那句最叫方锐哭笑不得。

是该高兴这位前荣耀大神给他的评论呢,还是该苦笑连大神都来嘲讽他。

可是叫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居然就这样跟着叶修,跟着他那支很不成熟的战队一路走了下来。

当时的兴欣,没有一个人看好,所有人都在等着看它出糗,连叶修也没有完全的把握,就是在这种时期,方锐义无反顾似的加入进来,而随后,他的一生都改变了。

拿到奖杯的那一刻方锐激动的都落泪了,其他人也没嘲笑他,这期间队员们付出的辛苦,真的可以说是充满了血与泪。

有人曾问过他后悔么,后悔加入兴欣,后悔离开呼啸么。

当时兴欣被轮回打爆,而他处于转型期,里外难受。
他认真的考虑了一下,摇摇头说他不后悔。

没什么可值得后悔的,从被或有或无的排挤,到整个战队不可或缺的一员,仅仅是这种简单的转变,就足以使他为之死心塌地。

一个选手最重要的不是豪门战队,而是可以重视你的战队,可以充分发挥你的才能,了解你的能力,并与战队之间相互融合。

这一点,兴欣比呼啸更适合。

这也是他为什么会坚持到最后,一心一意专注兴欣的原因。

谁懂你,谁善于发挥你的才智,谁就是最适合你的。
这个道理,不需要多讲。












part4

苏沐橙的记忆中最多的就是与她相依为命的哥哥。在之后,那个少年像童话中的精灵一样闯进他们的生活中,带给了她无数的惊喜还有感动。

对于苏沐橙来说,叶修已经是无法割舍的重要存在。

在多年之后,苏沐秋离去已有十年之久,某年春节,苏沐橙和叶修陪着陈果辞旧迎新。

当恰巧小区停电,三人无奈又回到兴欣网吧。

三人都没有吃饭,而大年三十晚上也不会有饭馆开门,无奈之下只好自己想办法解决伙食。幸运的是兴欣网吧还有一些食材,锅碗瓢盆倒也是全的,就差来个人做饭了。

陈果会做的饭有限,也就是家常菜,炒个茄子做个豆腐啊,撑死再熬个粥。饺子以前都是买的速冻的,今年太忙,也就忘了这茬子事。

最后做饭的,出乎意料的是叶修。

苏沐橙给陈果解释,当年叶修离家出走之后,跟他们兄妹二人住在一起,别的不说,做饭那是绝对没问题的。

当时苏沐橙长身体,吃的多,女孩子又嗜甜,还总是喜欢些甜点之类的。叶修为了满足她的胃,变着花样给她做,期间学会不少小吃的做法。

由于材料不是很多,饭菜简简单单,四菜一汤,还有饺子,三个人围在电视前一边看一边吃。

吃了一会,叶修想起什么,去屋子里拿了一个不知是什么的小瓷罐子,去厨房鼓捣了一阵,抱着罐子又回来了。

“这是什么?”

陈果好奇的问,她怎么不知道叶修还藏了这种东西?

“青梅酒。慢点喝小心烫。”

叶修给她倒上一杯,示意她尝一尝。

陈果端起杯子,一股清香飘来,尝了尝,酸酸甜甜的,酒味倒是不大。

“这可是叶修哥自己酿的,好喝吧。”

苏沐橙小口小口的嘬着,见陈果喜欢这酒,笑嘻嘻的给她介绍。

“青梅是个好东西,冬天煮酒喝可以暖暖身子,而且酒精含量也不大,对身体有益无害,自己酿的虽然不算正宗,但比起外边的总归是健康安全,绿色无污染。”

“这个怎么做的?”

“用青梅。”叶修秒答。

“废话!”

苏沐橙拉住气的火冒三丈的陈果给她科普知识。

“原来是这样,真高端。”

陈果感叹了一句,叶修没吭声,慢慢的喝着酒,这青梅酒叶修还是很自信能多喝几杯的。说起从哪里学的,还是要感谢苏沐秋。

主食吃完了,叶修从厨房端来了餐后甜点,定胜糕,这糕点也算是杭州的特色小吃。

定胜糕始于宋代,千百年来一直为杭城人民所喜爱。南宋定胜糕外层是精制的香米和糯米粉,米粉细而均匀,里面是豆沙馅,中间混有少量白糖和桂花,定胜糕的颜色绯红,象征着战争的凯旋。

定胜糕的味道香糯可口,甜而不腻,而且只要一块钱一份,是物美价廉的特色小吃。

苏沐橙自小生活在杭州,是地地道道的杭州人,这种小吃自然是颇为喜爱的,但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这样廉价的食物也是不敢多吃,一个月吃一两次已经算是幸福。

一直以来她与哥哥相依为命,年少的兄长要支付她昂贵的学费,还有价格不低的房租水电费,剩下的钱要买菜做饭,留上一部分以防生病之类急需用钱的时刻,这样算下来,确实是连一块钱都挤不出来。

后来叶修不知从哪里打听到苏沐橙喜欢吃,就死皮赖脸的求人家做小吃的师傅教他,磕磕绊绊的学了半个多月,苏沐橙吃到了叶修牌定胜糕。

自此,苏沐橙只认叶修牌,她觉得其他地方的定胜糕都不如叶修做的好吃。

“你还真是多才多艺啊叶修。”

陈果尝了一块,确实不比外边买的差。

说来也奇怪,叶修一个堂堂正正的北方男人,居然会学习江南的小吃,饭菜的喜好也偏向南方。

“呆的时间久了自然会被当地所影响。”

叶修继续喝着青梅酒,他并不喜欢甜的,身为北方人他的口味偏重,而且不是很喜欢甜的。可能跟母亲是四川人有关,他的口味偏辣偏咸,但是苏沐橙喜欢,他就愿意给她做。

看见她吃的那么幸福,叶修心里很开心。

除夕夜,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去了。











part5

乔一帆,罗辑,安文逸,莫凡。

他们四个人没有什么相似的地方,如果不是叶修,他们或许下辈子都不会有交集。

而说起来被叶修带到兴欣的第一感受,他们四个人可以分为两派:莫凡安文逸的“抵触派”和乔一帆罗辑的“惊喜派”。

乔一帆之前的人生是充满着不幸的,被抛弃被漠视,几乎该吃的苦都被他尝了个便,所以他格外珍惜叶修对他的“眷顾”。

罗辑则完全是出于对大神的崇拜而感到惊喜,对于叶修的认可也是非常高兴。在被人提出明明是大学生,高智商高学历,为什么要来打荣耀这类问题,罗辑向来只是笑笑。他不需要别人理解,那些人也不会理解他的感受,叶修给予他的,不比张以川教授给予他的少,只不过这个是游戏,那个是数学,仅此而已。

莫凡对叶修的第一印象极其糟糕,在之后更是被他特别照顾搞得差点没气晕过去,虽说连蒙带骗的被诓过来,但他也没当回事。后来经过一次次的比赛,才变得成熟起来。

安文逸本是霸图粉,最后硬生生的被叶修迷倒,完全忘记自己曾经是张新杰的小迷弟,这其中少不了叶修那王者归来的气势。强到变态的实力,有意无意显露出来的温柔,深深地叫安文逸迷上了他,也爱上了兴欣这个战队。

对于他们来说,叶修是陈酿,幽香浓烈但不使人难受,只是闻一下,都会沉沦。












后记

*都说世相迷离,我们常常在如烟世海中丢失了自己,而凡尘缭绕的烟火有总是呛得你我不敢自由呼吸。千帆过尽,回首当年,那份纯净的梦想早已渐行渐远,如岁月留下的,只是满目荒凉。

*当你孤独地行走在红尘陌上,是否会觉得,肩上的背囊被人间故事填满,而内心却更加的空落。此时,我们则需要依靠一些回忆来喂养寂寥,典当一些日子来滋润情怀。

适当的回忆过去,不是留恋曾经,只是想要铭记,想要将一些情绪整理清晰。

*流水一梦,遍地春远。搁笔之时,写下一首小诗,不是为了淡淡的送离,也不是为了刻意的将谁记起。只是在浅色光年里,想要宽容的珍惜。

世事苍茫浩荡,愿人间万物生灵,都可以随遇而安。



*摘自白落梅
















end















PS

文章无授权不得转载

这一篇我从五月份开始写下第一个字,直到今天才全部写完。

新生代实在是写不下去了,脑子不够用了只好凑个字数。

写这么多真的是伤身体【瘫】

感谢愿意看到这里的所有人❤

以上

评论(12)
热度(214)
  1. 墨城少爷繁花血景 转载了此文字

© 繁花血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