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请看简介,拒绝撕逼

本博中任何文章无授权不得转载,图不得商用,有需要请私信

过气写手

不定期更新

近期沉迷锤基无法自拔

注意:
文章以all叶为主

图杂食,无固定cp。

繁花血景

【all叶】I see the light

——一如既往的all叶
——背景私设,人物私设,无关历史史实
——年龄操作,年长众人×年幼叶修
——有一定程度的ooc
——不喜勿喷
——暂定中长篇









以上









第二章









“叶修!你小子是不是又把你张爷爷养的花给踩烂了?!给我滚出来!看我不打扁你!”

叶修趴在房顶上向下看,张佳乐气急败坏的拿着手枪到处找他,许多军官都从屋里出来围观,但就是没人帮他。谁也不知道叶修躲到哪里去了,说不定他又偷偷跑出去到街上买零嘴去了。

叶修蔫坏蔫坏的笑了笑,小声的骂了一句笨蛋,翻个身继续躺在屋顶上看风景,嘴里还叼着不知从哪里捡的狗尾巴草,悠哉悠哉的好不快活,丝毫不管那军官愤怒的咆哮。

毕竟这种毫无作用的威胁,一次两次还能吓唬吓唬他,次数多了就不痛不痒的,看见张佳乐这么生气,叶修反倒觉得好玩。

懒洋洋的晒着太阳,他掰着指头算了算,到这地方已经半年多了,一切都挺好的,现在有饭吃有衣穿,他们还给了他一间不算大的小房间随他使用。美中不足的就是这些大人们跟老妈子一样处处约束着他。

一群大老爷们能婆婆妈妈成这个样子也是百年难遇。

说实话,半年前在这片高级将领居住的大院里醒来,他觉得自己死定了。

叶修估计这些人把自己当成什么敌对一方的奸细了,躺在那里等着给他来个痛快。他是知道这社会上的暗潮的,常年在底层生活,对于社会中最黑暗的东西了解的最多。

但他没想到这些人不但没有杀他,还照顾他给他生活用品,叫他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

这些人是不是疯了?!

一个不清楚底细的底层人,就这么随意的带回住所,还是象征着一个军阀集团中最强大的高级将领的大院。

要么这些军人疯了,要么就是他叶修疯了。

第一个月,他总是悄悄跑回自己的那个烂草房。结果晚上他跑回去,天还没亮就又被逮了回来。跑了十几次,被逮回来了十几次,叶修都快给他们跪下了,无可奈何的求他们行行好放过他。

他说只想要他的烂草房,意思是希望这些军官们赶紧把他踢出大院,别再管他。

结果第二天,这群军官就把他心心念念的烂草房原封不动的搬到大院里,叶修哭笑不得的住进去,心中恭恭敬敬的问候了他们的祖宗们。

也不知道是该怪他自己文化水平太次,还是该怪他们当军人的没情商。

总之第二个月里,叶修就守着他的房子缩了一个月,除了要解决一下生理问题才肯挪出来。

对于叶修这样时时刻刻提防着他们的模样,军官们只觉着心疼。他们不是没见过小孩子上战场,当年他们在战场上拼杀的时候,比现在的叶修大不了几岁,但是不知道为何,看见叶修瘦的皮包骨头的模样,还有眼神里的那抹倔强,不由得就心疼他。

第三个月,叶修的戒心稍有放松,见了面也会小声的打招呼,虽然只是躲到不远处,伸出来个毛茸茸的脑袋,但这样的变化已经很值得他们开心了。

快到月末,叶修终于把这些人的名字记清楚了,对于那个破草屋也不再那么执着,偶尔会到房间里躺一会,然后再那草屋里缩着。

见了面也会好好打招呼,虽然还是有些抵触他们的触碰,但偶尔还是会叫他们摸摸脑袋拍拍肩膀。

在饮食方面也改变了许多。吃饭的时候也学着他们拿筷子勺子,用杯子喝水。

不再像刚来的时候用手抓饭狼吞虎咽的,喝水也是跟几辈子没喝过水一样,玩命的喝。好像这样吃完喝完,一周就不需要再进食。

他刚到这里时,刘小别和长官一起用餐,对于叶修的吃相,十分看不惯,皱眉小声跟自家长官抱怨。

“将军,这孩子一点教养也没有,还是叫他到别的房间吃饭吧,您和其他前辈们看着,太……太没规矩了。”

王杰希抬手弹了他的额头,有些责怪的看着他。

“这孩子一个人在生死边缘徘徊了许久。他只求能活下去,有饭吃有水喝。这些食物对他来说有一顿就很不错了,能多吃一点就可以少一天去为找食物而烦恼,有这样的吃相,不是他的错。”

“而且像他这样的孩子,如果有人,那怕只有一个人去照顾他,他都不会变成这样。正因为他只有自己可以依靠,他不得不快速成长,你也知道现在外边底层人是怎样生活的,他能活下来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

喻文州接过话茬,压低声音说着,一边说着一边示意身旁的侍从给叶修那边多加点菜。

“他现在之所以还保持着原本的习惯,一方面是这种习惯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改过来的,另一方面,他还是在害怕,害怕这些都是镜花水月,万一哪天这美梦醒了,他又得回到原来的生活中,他会活不下去的……看来还是需要一些时间啊。”

张新杰早就吃完了,拿着报纸在看最近的局势,此时也插了一句,但为了不叫叶修听见,也是压低了声音。

他们已经尽可能的压低了声音,但叶修还是听到了,常年的戒备和警惕心练就了他非凡的听觉和反应力,几乎是在刘小别刚开口,他就已经绷紧了浑身肌肉,准备逃跑。

可他没听见要怎样解决他,反倒听见的是他们在责备那个年轻士兵,叶修突然想起在他小时候,父母的柔声安慰。这手里嘴里的饭,叫他无法心安理得的下咽,眼眶有些酸涩,他抬手揉了揉,没缓解那种难受的感觉,反而蹭了一脸饭粒。

不知是谁没憋住笑出声,叶修窘迫的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埋了,慌张的找纸想擦擦脸。

一双手托起他的脸,也不管他的脸干不干净,拿起手绢轻轻的帮他把脸上蹭上的油渍饭粒,一点点擦干净,然后帮他擦了黑乎乎油腻腻的双手。

叶修看着眼前这个女子,半跪在他面前,用一看就价值不菲的手帕为他擦拭,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好。

“刚刚谁笑了?”

那女子环顾四周,气势丝毫不输给男人,沉默了几分钟,一个下士弱弱的举手,之后被赏了个爆栗。

在这一瞬间,叶修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报答这些人,尽自己所能来回报他们的善心。

这也是为什么叶修在慢慢的接受他们的缘由。

时间就这样磨磨唧唧的爬到了第四个月,叶修开始大胆的接近他们,性格也开朗了许多,穿着打扮不能说特别正式,但最起码是干净整洁的,头发也被理发师修了修,但死活不让剪短,他们也就由着他留着长发。

这些都打点好了,只是身上还是脏兮兮的,强迫症如同张新杰这样的,恨不得拿个刷子把他扔到盆里洗干净。

在软磨硬泡磨了三个月之后,叶修终于同意洗澡了。一群面对血腥的战场都无所畏惧的男人们,在面对如何叫叶修洗澡的问题上,感受到了绝望。幸运的是,叶修最终还是点头应允了。

等他磨磨唧唧的洗完澡出来之后,这些人呆住了。

长到腰际的青丝还未干,柔柔的贴在脸颊和脖颈上,皮肤白的有些透明,明眸皓齿,一双桃花眼无措的看着地面,由于刚刚洗完澡,脸上还有蒸汽熏的红晕。

经过三个月的修养,他长了些肉,但还是瘦的吓人。

他本来身上脏兮兮的遮盖住了自身的白皙,穿的衣裳还是深色的,更衬着他白。藏蓝色的褂子松松垮垮的套在身上,裤子有些短,露出了一截雪白的脚脖子。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这是见到他真面目时,所有人的第一感受。

他们这些铁血硬汉一直认为男人是要用鲜血洗礼过,才能称作是真的男人。对于那些所谓的公子,文人墨客,都是不甚在意。

他们也读书,只不过没文人们的情怀。直到今天见到叶修,他们才明白,所谓的公子温文儒雅,到底是什么含义。

只不过眼前的这个少年,可不止是个温文儒雅的公子,还是一个足智多谋的魔王。

这一点,在之后的岁月中,他们会真真切切的感受到。









tbc










PS

爆肝!

你繁花疯起来能天天更新【不你住手】

我恨不得一天就把这篇文完结……但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只能慢慢更了。

为什么我一个社障要去交暖气费???你繁花一见到陌生人嘴就不是自己的了,我该怎么办,怎么跟人家说【崩溃】

咱们能打字就尽量别说话,人与人之间要少一些伤害。

如果你能喜欢这篇文,是我的荣幸。

感谢愿意看到这里的所有人❤

以上

评论(13)
热度(97)

© 繁花血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