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江湖诀

——老规矩all叶
——是个长篇
——古风江湖pa
——文笔一般不喜勿喷
——作者不定期更新









内容简介:

叶修是太子,成年时出宫进入江湖之中闯荡,后被同门陷害,失去一部分记忆之后再度重返江湖称霸,以及之后回宫打仗的一系列故事。




如果以上都OK,那么↓









第一章









“醒了醒了醒了!太子殿下醒了!你们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汇报皇上!”

叶修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眼前的事物还是模糊不清的,就听见周围许多人惊喜的声音,好像还有急急忙忙奔跑的脚步声。

眼睛适应了许久,他才逐渐看清楚四周的景象。金碧辉煌的装饰,盘着小金龙的明黄色柱子,四周跪倒的宫娥太监,地上铺着的一看就价格不菲的薄毯。

刚刚醒来,一下子还没办法理清楚现在的情况,叶修闭上眼睛思索了许久,一直到有急冲冲的脚步声逐渐清晰,宫娥太监们齐声高呼着“参见陛下”他才回过神来。

他是叶修,是当今圣上的长子,也是未来王位的继承人,尊贵的太子殿下。

“修儿,修儿你看看本宫,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能说话么?……还记得本宫是谁么?”

叶修抬起眼皮,看着眼前憔悴的不成人形的妇女,眼眶刷的就红了。他怎么会不认得这是谁!这是他的母后,一直疼他爱他的母后啊!

他试着张了张嘴,试图发出一些声响,但是遗憾的是,可能是由于长期缺水,嗓子干涩的发不出任何声音,只能无奈的闭闭合合,用唇语说这些什么。那场景着实是滑稽可笑。但就是这样的举动,却叫那妇人直接流出泪来,一旁站着的黄袍男人也忍不住红了眼眶。

叶修的口型分明就是:

【父皇,母后,儿臣不孝】

“修儿,这些都不重要,母后只求你能平平安安的,可千万不要再出事了。你可不要叫母后白发人送黑发人。”

等到父母恋恋不舍的离开后,外边天已经黑了,宫娥们点了灯,为了不影响太子的休息,用纱罩住,便退到门外侯着。殿里只留下昏黄的微光。

叶修这才开始回忆之前发生的事情。经过父母的告知,他才知道自己之前偷偷跑出宫闯荡,几年下来也算小有成就,后来被小人暗算,受了重伤,幸而他的胞弟在他当年离宫出走后不放心,派暗卫护着他,这才将他救回宫中。经过无数太医名医的救治,在昏迷了一个月之后,他才醒来。

他试图想起更多,但好像由于受伤过重导致记忆遗失。现如今能想起来的就只有儿时在宫中的记忆,成年之后到江湖中闯荡最初一年多的记忆,以及有关嘉世的很少一部分记忆。

索性他也就不再强迫自己去想,转而思索现如今天下的情形。

当今天下也算太平,叶修的太祖父是武将出身,当年不满前朝皇帝的昏庸暴政,领兵起义,夺取天下。此后这天下便改姓了叶。他的祖父颁布了一系列新政,经过改革经济逐渐见好转。而到了他父亲这一代,则着力于抵御外敌入侵。

经过几年的治理,国家日益富裕,外敌也不怎么敢来冒犯。一切都比较安定。想到这里,叶修也算是放下心来,合眼便又缓缓睡去。

一夜无梦。

半月之后,得到消息便马不停蹄的赶回来的叶秋,急冲冲的往他兄长宫殿跑去,天知道他当时看到浑身是血昏迷不醒的兄长有多害怕。他甚至以为叶修要永远的离他而去了。所幸现在叶修醒来了,他之前一直在处理地方上的一些事情,无暇回宫,听说叶修醒了,丢下事情就急忙回宫。

“兄长!”

刚刚被扶着坐起喝药的叶修一惊,身子一颤,险些呛到。喝完药顺了顺气,抬头看到来者是叶秋,到嘴边的责备又咽下去,眉头微皱,无奈的看着自家弟弟。

“总是毛毛躁躁的,一点规矩都没有,再怎么说我也是你的长兄,进房间总该敲敲门吧,这样冒失的冲进来,叫父皇看见了,定要斥你。”

嘴上责怪着,叶修却是笑眯眯的招呼他过来。当今圣上只宠他们母后一人,子嗣也只有他们二人,加之他们又为双生子,感情自然是要好。他就这么一个弟弟,又怎么会舍得责备。

况且叶秋的冒失他是知道缘由的,他这个弟弟,一直以来都很在意自己,尽管总是说着讨厌自己,可每当自己出点什么事情,他又是最在意的那个。这次自己受了重伤,想必叶秋也是着急想来看他。

叶秋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叶修床前,呆呆的看了叶修一会,忽的就跪在他面前。叶修见他这般又惊又气,不知这小子又在闹什么。

“你快些起来,这是在作甚!我这伤还未痊愈,你可莫要气我!你……”

“兄长,是我的疏忽,若我叫影卫多注意着点,你也不会……”

“行了行了,莫要再说这件事了。你看,我现在依旧还活着,你就不要给我哭丧着脸。好了,我不怪你,你还不赶紧起来?”

叶秋别别扭扭的起来,坐到床上便撒娇一般的抱着叶修不撒手,在叶修怀里左蹭右蹭,顾忌着伤口还没好也不敢用劲,闹腾了半天总算安分了。搂着叶修的腰躺在叶修腿上,愤懑不平的拽着叶修垂到他脸上的发,嘴里还嘟嘟囔囔的数落着叶修。

“从你我二人懂事起你就抢母后给我的玩具,到了再大一点你使唤我帮你做功课,自己溜到训练场练武,做错事情拿我顶包,后来我想偷偷溜出宫你还抢了我的行囊,连字条都不留就跑了,一走就是五六年,也不回宫看看我。”

叶修颇为无奈的笑了笑,白玉一般的手指在叶秋头上责怪的点了点,叶秋哼了一声握住那乱动的手,继续说。

“你总是欺负我,从小到大都一直欺负我。你明知道我在乎你,不想叫任何人伤你,从前你衣角被划破我都难受,可总是把自己弄得伤痕累累,怎么劝你你都不听。这次倒好,差点连命都丢了!你就是想气我,看我心疼你。”

叶修看他说着说着眼眶都红了,心中自然是微微一痛,都说双生子心有灵犀,他看到最疼爱的弟弟哭,自然也不好受。微微叹息,他擦去叶秋眼角的晶莹,轻轻弹了一下叶秋的额头,缓缓的说到。

“叶秋,我难道从未对你好过么?你是不是忘了谁偷偷溜出去帮你买蜜饯,你发烧时谁陪着你,是谁当年怕半夜有鬼一直求着要跟我挤一张床……你个小没良心的,就只记着我欺负你。”

叶秋听到那些黑历史一脸的尴尬,一边小声辩解着“当时不是还小么”,一边把脸埋在叶修怀里直哼哼,手指抠着叶修袖子上的花纹,叶修低头,只看到叶秋耳朵尖红的滴血。

“你呀,我就你这么个弟弟,怎么会想气你。在外边闯荡总是会有各种意料不到的事情,更何况是在江湖之中。受伤都是家常便饭,不受伤那是异想天开的事。我当年偷你行囊不是跟你过不去。父母都宠你,你也没习过武,出去万一出个事跑都跑不了。再加上当年你才十四五,谁敢叫你跑出宫去。”

叶修之前从未与叶秋说过这些,他觉着这些事情不必叫叶秋知道。叶秋本质上还是个孩子,跟他自己比起来阅历还少,这些太过混乱复杂的事情叶修并不想叫叶秋知道。

可自他受伤之后,他想明白了,叶秋也逐渐长大,有些事情不是他说不想叫他知道叶秋就躲得了的。而且刚刚叶秋的担心他是听的出来的,为了安抚叶秋的情绪,他的状况必须要好好跟叶秋说清楚。

“你可千万不要再叫自己受伤了,我就只有你一个哥哥……”

叶修揉揉他的脑袋,这小子,还是跟小时候一样粘自己,都多大了还在这里撒娇。

“我尽量吧,毕竟有些事情咱们谁都料不到。这次,也算是上天保佑,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说是吧。”

听见叶修这样说,叶秋也就点点头算同意了,兄弟二人腻歪了半天,天南海北的聊了很多,天色也暗了下来,突然叶秋像是想起什么,脸色一沉,扒开叶修的衣袍寻找着什么。

那边叶修刚准备问他发生了什么,就觉着胸前一凉,衣服被那混小子给扯开,见他好像是在寻找着什么,叶修挑眉,颇为不解的看着他。

他昏迷的一个月中,大部分伤口都好了个七八分,醒来之后该拆掉的纱布也都拆掉了,只剩下左胸口的那个致命伤还是有些痛。太医说还得再静养一两个月,告诫他千万不敢大幅度活动,最好还是待在床上。

这半个月对于不动武器就手痒的叶修来说,可谓是如同酷刑。叶秋回来的前一天,这身上的纱布才都取下来,胸口的伤还得天天抹药才行。只不过最后还是会留下一道不小的伤疤。

“兄长,那嘉世,我自然是不会放过,我会安排人去灭了他满门。”

这胸口上的疤叶秋自然是看到了,他没想过这地方会完好无损,但是这条疤是他心中的痛。自己的兄长怎么能叫那小人给算计了去。他话语里带着一股子疯狂和狠辣,若非前段时日地方上有急事父皇无暇顾及,他早就派军队去灭了那些忘恩负义的家伙。

“嘉世的事情你不要插手。”

闻言,叶秋诧异的看着叶修。叶修垂着眼,沉默了很久,久到叶秋以为刚才的话只是个幻觉,他才开口。

“嘉世的事情我自己去处理,不管怎么说,那都是我一手创立的地方,我不会随意叫别人动它,就算是你,也不能决定它是存在还是灭亡。加上那其中还有几个对我而言很重要的人,所以,这件事情你就不要再管了。”

叶秋看着自家兄长,静静的坐在那里,乌发散开身披白袍,低垂着眼,浑身散发出一种极强的寒意,杀意,以及微不可察的一丝悲凉。他自然是知道兄长认定的事情,就算是父皇也无法改变,也就不再多说。只是仔细一琢磨,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兄长,你难道还要再次回到江湖之中?”

他也是关注江湖中的事情的,尤其是嘉世,现如今嘉世的人大部分被煽动,叶修在其中已经是叛徒一般的存在,要想收拾嘉世,必然要有人手。叶修被赏赐了一半虎符,军队自然是可操控的,但叶秋绝对不相信叶修会带军队去。

按照这么多年他对自家兄长的了解,他也不可能去找那些江湖上结交的朋友。低声下气的去求人的事,从来不是叶修会做的。更何况,他之前看到母后的来信,说叶修只记着刚进入江湖一年之前,和嘉世的事情,其他的据说是身体受到重创,为了自保,记忆丢失了。这就更不可能跟那些人合作了。

根据这些情况,叶修想处理嘉世的事情,只能是再自己寻找帮手。可这世界之大,强有力的帮手哪是那样好找的。

“等这伤好了,自然是要回去的。除了嘉世……还有一个承诺等着我完成。”

叶修拍拍叶秋的肩膀,安慰他没事。叶秋见他已经下定决心也就不阻拦,只是不停的嘱咐他保护好自己,不要受伤,打不过就感觉跑,保命要紧。

“兄长,你要回去我自然是无法拦你,只是影卫还是要安排在你身边,不会影响你日常生活,只跟在你方圆几里之内。这次要不是他们,我……”

“好了好了,不是说过不提这件事了吗?你想安排就安排吧,不过不要太多,我还是喜欢亲力亲为。”

叶秋又不放心的嘱咐了半天,叶修笑骂道又不是现在就走他这才安分。两人聊了聊其他,叶秋见天色不早就起身离开,他这几天忙着赶路,眼底还带着乌青,加上之前还哭了,眼睛也肿了。现在疲惫的不行,走回去都感觉在飘。

叶修也合衣睡了,闭上眼,不出意外的眼前又浮现出那个男人的身影。

“阿修……”









tbc









作者逼逼叨:

不作死不舒服的作者又暗搓搓的开了个新坑,明明还有旧坑没填……

说实在的这个脑洞其实是在原有的江湖paro上重新改良的。去年一月还是前年十一月来着,想了个江湖pa,写了一章总觉着找不到感觉,就没发,放在记事本里面吃灰。

当时文笔一般,才写了不到一千字。之后开了两个中长篇(也就十几二十章)渐渐摸索到一些门道,也写了点其他的,这才又想起来还有个江湖pa。把许多脑洞结合了一下,就是现在的这篇啦。

总之这篇文章绝对会叫你们意想不到~各种神奇的东西都会有啊~

就是文笔没啥长进QAQ

这章的双叶甜不甜,告诉我,就一个字!

但还是感谢愿意看到这里的所有人,爱你❤









PS

新增tag【江湖诀】欢迎订阅

文章无授权不得转载,望周知。

评论(16)
热度(75)

© 繁花血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