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凹凸世界/雷安】意料之外的爱情

——主cp雷安
——现代paro
——题目瞎起系列
——我就是想看他们谈恋爱
——脑洞源于自己画的雷安
——文笔一般不喜勿喷
——一发完结







以上







在所有人的印象中,安迷修与雷狮,这两个名字永远都不可能会有什么交集,更不用说这两个人能站在一起普通的谈话。这并不是在夸大其词,实在是这两个人叫人想破脑袋都想不出来会有什么交集。

安迷修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好学生,成绩优秀,遵纪守规,在高中部连任两届学生会会长,目前高二,为学校的活动也做了不少贡献,是老师的心头肉。

除此之外,他的长相清秀帅气,一头暖棕色的短发,配上那双翡翠般的眼眸,即使穿上那套所有学生都喜欢不起来的校服,也是散发着一股子邻家大哥哥的气质,迷倒了万千女同学。追求者几乎能从城南排到城北。

而反观雷狮,就能发现两者之间极大的差距。

这并非是说雷狮长相一般。雷狮的脸在全校也是数一数二的。跟安迷修一样是高二的学生,一米八几的傲人身高,直接压倒百分之七十的男生。加上经常锻炼,身材修长身上也有肌肉,是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料的类型。一双暗紫色凤眼,再配上那一头桀骜不驯的短发,穿件皮衣跨上机车,随手一挥要多少女生就有多少。

这样的学生最是叫学校和老师头痛,迟到违纪不说,还经常打架旷课,眼神里像是藏了刀子,老师也不敢多说什么。可偏偏就是这样的学生,成绩却一直名列前茅,年级前十是进不了,但是年纪前五十是肯定有他雷狮的大名。

就是这样的两个人,叫人如何去联想他们之间的交集?

其实不只是别人,就是他们两个也从来没想过跟对方说话,即使对于对方的事情听的耳朵都起茧了。

安迷修自小接受的教育就是一板一眼认真勤奋的,对于雷狮的事迹也是听说过,加上每天都能看到学生会的成员跟他告状。他看到老师们头疼,面前全是雷狮的“光荣事迹”,自己也没什么解决方法,只能是期盼这位大爷在毕业之前多安分几天,不要给他惹什么事情。然后赶紧毕业远离那个恶党。

恶党。这是安迷修对雷狮的定义。就从他听闻的雷狮的光辉事迹中,他实在是想不到什么好词去形容这个人。长得帅?长得帅跟他安迷修有个屁的关系,这家伙一直违反校规校纪,这叫一直循规蹈矩的安迷修很是看他不顺眼。

但是,一般来讲,你越怕什么,什么就来的越快。安迷修被雷狮堵在教室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他仔细的想了想,并没有找到有关自己和雷狮有什么冲突的记忆。

“雷狮同学,如果没事的话,请你的人让开。我还有学生会的事情要处理。”

他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这个问题学生,此时此刻他实在是没办法装出一副礼貌的模样。这个人不由分说的把他们班里的人都轰出去,却拦着自己不放,也不说话,就那样大大咧咧的坐在凳子上,脚很随意的搭在桌子上,要多无礼有多无礼。

而门口的那位,他也是听说过的。佩利——雷狮手下的小弟,以一米九几的身高碾压众人,他和站在雷狮身边的卡米尔都是跟安迷修是一个班的。由于是体特生,打起架来非常不要命,因此雷狮打架从未落下他。

安迷修郁卒的想了想自己的身高,四舍五入一下也有一米八,可是这家伙怎么还是这么高?他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激素么?

有这么一位站在那,他能出去才是见了鬼了。反观雷狮,则在那里闭目养神。安迷修觉得自己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一股子杀意在体内翻腾。

要不是他打不过,他早就冲过去先给那位大爷几个巴掌。

“别急嘛安哥,我们老大找你自然是有事……额,虽然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方法是有点那啥……哈哈你也懂,我们老大随性惯了,你稍安勿躁啊,稍安勿躁。”

一位梳着脏辫的青年凑在他耳边安抚他,趁着雷狮不注意对着他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摸不清这位大爷又想搞什么幺蛾子。

说话的这位安迷修倒是挺熟,跟他一样高二的艺术生帕洛斯,当年中考以全省第一的艺术成绩被他们学校招进来,学校为了他还专门给人降了一百多分。现在成绩一直保持在年级三百多,在近千人的高二年级也算是相当不错了。

安迷修认识他,一方面他们是同班同学,另一方面是因为他还有个身份,全国的一级辩论手。他参加各种比赛总是要跟安迷修这个学生会长打交道,一来二去的也就熟悉了。

帕洛斯参加过的辩论赛,都是大获全胜。是能把死人说活的那种能说,巧舌如簧,在世界级的比赛中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所以学校也流传着:打架不找佩利,吵架不找帕洛斯的说法。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跟雷狮当小弟,大概,是因为那张能说会道的嘴?

既然帕洛斯都从雷狮那里得不到什么消息,那就只能等那位自己开口了。可是等了大半天,也没什么动静,安迷修坐不住了,开口道:

“雷……”

“安迷修,跟我交往。”

刚端起杯子喝了口水的帕洛斯直接喷了对面站着当门神的佩利一脸,一直站在一旁不说话的卡米尔表情有些扭曲,而安迷修则是被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等等,雷狮刚刚说了什么?交往?他和雷狮?开什么玩笑?!两个男人谈恋爱???

安迷修的三观受到了重击。他目瞪口呆的看着雷狮,大脑由于接受不了还处于当机状态。

雷狮啧了一声,长腿一迈走过去直接吻住安迷修,顺手还拍了张照片。

安迷修瞬间反应过来一把推开雷狮,使劲的拿袖子擦着嘴唇,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气的浑身哆嗦。帕洛斯好不容易给佩利顺了毛,一回头就看到老大强吻会长,一时间整个人都不好了。

全校的人都知道,安迷修是出了名的钢铁直男,宁折不弯,爱好是耍帅撩妹。他老大就算再不关心八卦也不应该不知道,现在这又是闹得哪一出?

他看向卡米尔,卡米尔脸色比安迷修的还难看。见帕洛斯看过来,非常无语的叹了口气,示意他们到外边。

“卡米尔,老大他有搞什么?我记得安哥可从来没跟老大有什么交集啊?”

“你快别提了,我哪知道他真的会……唉,以后得叫大哥离那几个家伙远点。”

其实事情挺无聊的。雷狮除了他这三个小弟,也有几个恶友,一起插科打诨但是关系是真的铁。高一的格瑞和嘉德罗斯,高三的鬼狐天冲和银爵,再加上他自己,五个人总是时不时的聚一聚,唠唠嗑喝喝酒。

总而言之是前几天出去吃饭,格瑞心情低沉,问他原因,是那个跟他一起长大的发小快中考了,可是病了一场落了课,现在急得团团转。那孩子就认定格瑞了,死活要考到他们学校,可是现在补习也很难保证他能来,格瑞看那孩子熬夜学习心疼的恨不得跑去把评分标准给改了。

几个人忙着出主意,结果没一个成功通过格瑞这关。格瑞烦躁了,喝了很多酒。格瑞开始烦躁就意味着他们四个要遭殃了,还没等他们跑路,格瑞一拍桌子,吼了一嗓子谁敢走我削谁,他们就都消停了。既然跑不掉,那就祈祷着格瑞别给他们出什么难题。

最后一人被扣了一个任务,最倒霉的就是雷狮。他跟安迷修八竿子打不着,格瑞叫他去追安迷修,后来好说歹说总算是以亲一下并拍照当做整蛊游戏。

卡米尔知道了劝雷狮别听格瑞的醉话,可不管怎么劝都劝不动,这才有了刚才那一场闹剧。

“你给我出去!”

里边传来安迷修的怒吼,帕洛斯一撇嘴,心想完了,能把安迷修逼得吼着说话,这次是真的把他惹毛了。

“哈?安迷修,我好歹也算是这个班的学生,怎么,我连自己的班都不能进了?”

雷狮本来还准备解释一下,道个歉。可安迷修这么一吼,雷狮的脾气也上来了。他老子都不敢这么吼他,这安迷修,谁给他的胆子?语气也极其不客气。

此时安迷修才想起来雷狮跟自己是一个班的。

你一个月能来一次班里都算勤快的了,每天不是翘课在体育馆打球就是出去干架,反正就是不来班里,这谁记得你是哪个班的?幸亏这位大爷还记得来考试,要不然连他是哪个年级的安迷修都记不住。

吐槽归吐槽,正事还是得办的。

安迷修撇了雷狮一眼,留下一句“这事咱俩没完!”气冲冲的摔门出去,跑到学生会去了。雷狮这边脾气下去了又是一阵头疼。他怎么不知道安迷修是个钢铁直男,天知道他多不想做那种事情。可是格瑞的整蛊游戏要是不按着规定来,他能玩死自己。

心中想着有时间再找安迷修解释,都是男人应该不会在意这些。雷狮放下心来,先去找格瑞算账。

这有时间,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总之时间是按部就班的往前走,雷狮的事情却越来越多,时间总是挤不出来。他派人注意着安迷修,本意是看他什么有时间,跟自己的时间要是能一样,就赶紧把事情解释清楚。

可万万没想到,一直都没时间,他爸一通电话叫他麻溜的滚回去准备准备接管公司。没办法,他只好苦哈哈的回去,据一同回去的卡米尔说,回去之后雷狮没少给雷老爷子摆脸色,气的他爹吹胡子瞪眼的。

就在这段时间里,有关安迷修的资料源源不断的送到雷狮手中,一开始雷狮抱着休闲娱乐的态度看,但是慢慢的,雷狮觉着不对。

他已经在不知不觉之中迷上这个人了。简直是天方夜谭,就凭看看个人资料就能喜欢上一个……雷狮不淡定了,喜欢男人倒没什么,喜欢上安迷修可是个大麻烦。

断绝了资料来源,专心处理公司和学习,一个月之后,雷狮宣布放弃。他就算把自己压榨到极致,也总是能挤出时间想想安迷修的脸,他找了男的女的,不是安迷修他都没心思看。

完了,这是非他不可了。

雷狮的优点就是,想明白了就直接行动。他立刻准备了一系列的事情,顺带着就跟他爹表明自己出了柜,气的雷老爷子差点没背过气去。

而反观这边,安迷修却越来越烦躁。他也一直在找雷狮,那天的事情其实他已经不生气了,都是男人亲就亲了,又不会掉快肉。只是雷狮不管是恶作剧还是开玩笑总得给他个解释吧,一直躲着不见自己是几个意思。

总之在学习生活之余,安迷修多了一项任务——找那个混蛋恶党。

但他发现自己开始沉迷那个恶党的身材无发自拔的时候,安迷修罕见的沉默了。

我最一开始是想干嘛来着……

安迷修慌了,开始屏蔽一切有关雷狮的事情。就在他差不多能不在意雷狮的时候,雷狮雄赳赳气昂昂的回学校上课了。

简直不能更操蛋。

安迷修看着跟自己同桌的雷狮内心骂了一百遍妈卖批。雷狮则是考虑着该如何掰弯一位钢铁直男。

为了保证自己不被那种奇怪的感觉影响,安迷修一有时间就溜了,身上跟装了加速器一样,分分钟跑的没影了。而雷狮则热衷于找安迷修聊一聊,身上跟装了“安迷修专属”雷达一样,每天搜索着那抹暖棕色。

又过了一个月,安迷修受不了了,他主动找到雷狮,说想要谈一谈。

“雷狮,咱们把话说清楚了。之前的那件事我就当没发生过。都是男人开开玩笑闹一闹就算了,你也别总是找我,我……”

“安迷修,你是不是爱上我了。”

“……谁给你的勇气?梁静茹?”

雷狮看着他,一把推到墙上就欺身吻上他的唇。安迷修一愣,反应过来使劲推他,可是雷狮越吻越缠绵,安迷修心中那奇怪的感情几乎要涨破,抗拒的双手慢慢的环绕住雷狮的脖子。

一吻结束,相拥着的两人陷入了沉默。

“你……讨厌么?我这样做。”

雷狮轻轻啄了一下安迷修的唇,试探的问他。他雷狮之前是何等的张狂放肆,但是他现在不敢,他怕安迷修推开。爱情真的是叫人难受又叫人欲 罢不能。

“……不,没什么,没什么感觉。”

“既然不讨厌,那就试试看。”

说着雷狮又亲了他一口,嗯,上瘾了,他停不下来了。

“哈?我,我凭什么要听你的?你上次欺负我的事情可还没完呢!”

安迷修大脑修复过来了,听见雷狮说话语调就生气,毫不客气的怼了回去。

“讲点道理傻蛋,我那是被逼的。”

“谁管你!”

俩人你一言我一语小孩子一般的斗嘴,躲在草丛里看戏的帕洛斯越听越难受,觉得牙根都要被酸掉了,他以前怎么没发现老大这么会说话。难道是因人而异?这看样子老大是彻底没救了,就看安哥还能撑多久了。

拍拍裤子上的土,帕洛斯往回走,没想到没走几步就遇到了银爵。刚被喂了一嘴狗粮的帕洛斯心情很不爽,看到银爵浑身的低气压都快实体化了。银爵看了看他,沉默了半晌,在帕洛斯忍不住抬脚离开的时候来了一句:

“那天的事情,我会负责的。”

然后一把拉过帕洛斯,轻轻的吻了吻他的额头,转身离开。留下帕洛斯一个人在原地发脾气。

“负什么责!我他妈又不是女人负什么责!哪壶不开提哪壶!就不能不要再提那破事了吗?!”

早知道他就不去酒吧喝酒了,这都什么事!

不管怎样,安迷修和雷狮还是开始交往了。

就这么着,这个学期结束了,假期开始,雷狮便天天骚扰安迷修,把安迷修烦的头都快秃了。于是一通电话call来了帕洛斯,帕洛斯仗着雷狮宠安迷修,放心大胆的开始怼雷狮,之前一段时间的烦恼郁闷全部消除,开心的像个两百斤的孩子。

雷狮找恶友抱怨,聊着聊着就把银爵和帕洛斯发生的那点事给弄清楚了,为了“感谢”帕洛斯,雷狮直接带着银爵杀到安迷修家。

帕洛斯打开门看到银爵整个人瞬间颓废,一瞬间沧桑了许多,哭着喊着叫安迷修把银爵轰出去。而随后得知了事情全过程的安迷修选择了倒戈,直接一脚踹他出去,顺带送他一只银爵。

“聊不完不准回。”

残忍的学生会长如是说。

安迷修,我去你妈卖批。

流着两行血泪的帕洛斯认命的跟银爵谈心去了。

半个月之后,雷狮的乐队要在酒吧表演,一直嘱咐安迷修要去看,安迷修头疼于补习,只能答应他有时间一定去。

演出当晚,补习结束后安迷修一看表,看时间跑过去应该能看到最后一曲,随便套了见衬衫就往过跑,到了正好赶上最精彩的最后一曲。

雷狮一改往常的朴素打扮,穿着高领紧身背心,还是露腰款,手上什么戒指手链戴了一大堆,抱着电吉他唱着摇滚。

安迷修不怎么听歌,此时此刻他却明白了人们为什么热爱音乐。如果是雷狮的歌,他并不介意天天循环。舞台上的那个男人狂妄嚣张,桀骜不驯,闪耀着无与伦比的光辉,而那个男人,是属于他的,是他安迷修的。

一曲结束,安迷修想到后台去找雷狮,才走到拐角,就瞟到雷狮怀里有个美丽的女子,从他的角度看去两人似乎是在接吻。

安迷修心中一沉。心中暗自唾骂:安迷修你在妄想什么呢,你们都是男人,雷狮这些时间不过就是换换口味玩玩而已,他怎么可能,为一个男人,搭上一辈子。

安迷修看了看那相拥的二人,扯出一抹苦笑,脚步虚浮的往外走。走到外边,拨通了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

“我们分手吧,雷狮。”

“……安迷修,在我这里,只有丧偶,没有分手。”

“我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我只是告知。”

“你在哪里,我去找你。”

“与你无关吧,雷狮。”

“你怎么回事?是不是谁有嘴欠跟你说什么了?我跟你说你别管……”

“我真的不想继续了,很没意思,真的很没意思啊雷狮……只是玩一玩拜托你找别人好不好,我真的没精力陪你玩了……”

雷狮听他说的话一阵上火,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随后他听见电话那边抽抽噎噎的声音,立马没了脾气,赶紧安慰。一边给帕洛斯递眼色,叫他赶紧带人去找。

还没说几句,安迷修就挂了电话。雷狮没办法只好叫人快些找,自己三下五除二换了休闲服,跑出去找那个闹别扭的笨蛋。

“混蛋雷狮,凭什么夺走我的心就又跟别人卿卿我我,混蛋,我就知道就是玩一玩,混蛋雷狮!”

“……我什么时候说过只是玩玩?”

雷狮气喘吁吁的跑来,就听见安迷修在这边骂他,他也很委屈啊,他什么都没做,突然之间男朋友就要跑了。刚准备说点什么,安迷修抬起头来盯着他看。

他看着红着眼眶委委屈屈的安迷修,一阵头痛。到底是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才叫安迷修觉得他只是在玩玩?难道是他表现得还不够明显吗?不应该啊,佩利那个傻子都能看出来他对安迷修上心了,这当事人居然还迷茫的不知道怎么个情况?

了解清楚原因雷狮简直要气笑了,这个人,未免对自己太没信心了,他雷狮被安迷修迷了心窍都不说什么,反而这家伙恶人先告状。见安迷修又低头不知嘟囔什么,雷狮开口解释。

“笨蛋,以后先了解清楚情况在发脾气。刚刚那个姑娘是鬼狐的妹妹,跟我们一起玩大的,这次表演很成功她很开心,为了祝贺我演出成功给了个拥抱而已……况且那姑娘可是有对象,我要是对她做点什么,她对象和他哥哥得削了我。”

雷狮并不是什么好人,他也从未表露出一丝善良的感情,他也没想过会对谁温和,即使是对卡米尔,更多的也是一种兄长的照顾。面部表情温和一点?别开玩笑了,这是不存在的……至少这是在遇见安迷修之前,是不存在的。

而现在,雷狮说着话的模样,温柔至极。脸上的表情岂止是温和,给他个镜子自己照照都会被刺激的起一身鸡皮疙瘩。

只有在面对安迷修的时候,那张傲慢狂妄的脸上才会变得柔和。

安迷修抬起头正好看到雷狮的柔情,一时间失了神,看着他发愣,眼泪还在眼眶里打转,要掉不掉的,看的雷狮一阵心疼。抬手拭去安迷修眼角的泪水,雷狮径直吻了上去,轻柔的,缠绵的。

那是雷狮的温柔,是猛虎嗅蔷薇般的柔情。

都说爱可以撼动天地,那自然而然的,爱也可以改变一个人。

雷狮爱安迷修,他变得不像从前的他,但是,他甘之如饴。

自从他追到安迷修,他那几个恶友就变着法的损他。没办法,不损他他们心里难受,说好单身狗一生一起走,你他妈转头就处了个对象,那感觉就跟被绿 了一样。

而雷狮则是毫不畏惧,甚至还怂恿格瑞和银爵赶紧把他们各自的暗恋对象搞定。剩下单身的鬼狐和嘉德罗斯气的牙痒痒,恨不得冲过去弄死那个混蛋。

自从雷狮爱上安迷修,他本就不多的温柔便一股脑的全都给了那个呆头呆脑的家伙。

“安迷修,你是我在世上唯一的眷恋。你是我的,即使世界覆灭天地无存,你都是属于我的。”

很久很久之后,当安迷修变成雷夫人时。某天睡前,雷狮躺在床上,看着由于怕冷缩在自己怀里,得到温暖便睡得昏天黑地的青年,撇嘴一笑。随后亲吻着安迷修的额头,呢喃着。

他知道这句话那个傻逼骑士是绝对听不到的,但是这些都没关系,只要他自己知道就行,他会用行动叫安迷修明白,他安迷修绝对离不了自己。

“你只需要有我就够了……所以,绝对不能离开我,绝对不能。”

有些话,当然只是雷狮在心中默默想着的,他才不会跟那些蝼蚁一样,成天甜言蜜语的哄着,那不是他雷狮的做事风格。若要问他什么时候会说出口,那除非是有一天他们必须面对死亡的分离,已经到了生命的终结,否则他不会轻易开口。

安迷修与雷狮,是两个极端,是太极图上的黑白两极,看似无所交集却又无私的包含着对方,其中的因果情缘,纠缠不清。

他们的爱情,就如同峡谷向日葵和它的花语。

我如此不着边际的爱着你,却又对此沉默不语。

既像他,又像他。

后来他们结婚,每到纪念日雷狮都送一束峡谷向日葵给安迷修,众人不解,但是安迷修知道那个别扭家伙的意思。

这是雷狮特有的温柔。

就是这个一点都不浪漫的人,为安迷修写下了无数封情书,这些情书并未写在纸上,它们被雷狮存放在心中,像一颗种子。雷狮任它生长,直至枝繁叶茂,直至开花结果。

我们的爱情,逆风生长,万古长青。








end








作者逼逼叨:

这是我一发完写的最长的一篇(目前为止)

我从十点开始打字,一直到现在结束,一点半,终于写完了。

手都快没知觉了QAQ

第一次写雷安,性格把握的不是很好请多多包涵

希望你们会喜欢

感谢愿意看到这里的所有人♡

之后可能……我要是有精力,就把银爵和帕洛斯的故事写出来。

是在没精力打字了,就这样(๑Ő௰Ő๑)







PS

文章无授权不得转载♡

评论(8)
热度(91)

© 繁花血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