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先阅读↓

本博中任何图文无授权不得转载,不得商用

本博用来发画,更文

龟速码文,不定期更新

近期驻扎:一人之下,凹凸世界,全职高手

文章以all叶为主
图杂食,无固定cp

繁花血景

【all叶】江湖诀

——老规矩all叶
——是个长篇
——古风江湖pa
——文笔一般不喜勿喷
——作者不定期更新









以上









第二章








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叶修每日合眼都能梦到这个男人,那么对于他来说,这位肯定是跟他颇有渊源。

但这人叫出的称呼却着实不同与常人。他的母后长辈称他“修儿”,叶秋称他“兄长”,父皇称他“叶修”,大臣奴婢们都称他“太子殿下”,而将领一般称他“叶将军”。此人称他“阿修”,最初在他记忆残缺不全的时候他还在好奇这个人到底谁。

实际上叶修在江湖中闯荡时并未透露过自己的真实姓名,原因当然不是他喜欢神秘,主要是他自己的身份太过敏感。

叶修名字中的叶字是国姓,这天下姓叶的有一部分是高官权贵,虽说也有那些身份低贱的叶氏人家,但寻常百姓一听到叶,总会认为此人是什么皇亲国戚。而叶修这个名字更是有名,只要是稍微了解点朝廷的人,都知道太子叶修。这名字可是当今圣上冥思苦想了好几天才想出来的。

叶修这要是说出来,恐怕要惊掉一众人的下巴。

所幸江湖之中人们互相都有代号,一般陌生人都只互报代号。只有关系亲近之人,才会互相告知真实姓名。也是因为由此便利,叶修就借以“一叶之秋”的名号在嘉世住下了。

至于容貌,叶修一直以来都以神秘出名,当年跑出宫,为了不被父皇发现自己的行踪,专门佩戴了一副银面具,只露出鼻子和嘴。他的面貌在嘉世是最高机密,而见过他真实容貌的就只有嘉世各位长老以及他的几个师兄弟,外人是无权知道的。

再之后叶修太过出名,对于其他门派的掌门人,名字自然是需要告知的。问及姓名,他思索半晌,只是说叫叶秋,称是普通人家的孩子。由此叶修的名字也“流传”出去。

所幸在江湖中闯荡的人,达官显贵那是少之又少,加上在这里,人们更在意的是实力,名字一事也就这样草草带过。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叶修的真正身份倒是保护的很好,这也为他重回江湖省了不少麻烦。他现在记忆不全,可没工夫应付那些个仇敌,没人认得他那是再好不过了的。

后顾之忧解决掉了,可梦中人还是没什么头绪。
幸运的是,经过一段时间的恢复,在叶秋回来之前,叶修总算是想起来一直出现在梦中的男人是谁了。

苏沐秋。

叶修不知道该怎样形容这个人。对于他来说,这个男人是他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环。夸张一点来讲,如果没有苏沐秋,就没有现在的叶修。

当然这并不是说叶修身上的伤跟他有关,只是叶修能在江湖中得到“斗神”的称号,能被称作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第一人,一切的一切,都要归功于当年苏沐秋将晕倒在深林中的他带回家好生养着。

说起来当年他究竟为何跑到深林之中去,已经记不太清楚了,算来也是近十年前的事情,叫他一时间想出来个前因后果还真是有点费事。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苏沐秋是叶修唯一一个告知了真实姓名的人。由此可见他们二人关系不同寻常。

既然想不起来叶修索性就不去想他,有关于苏沐秋的事情也全都搁在一旁。他现在只想知道,这一次次的,苏沐秋出现在他梦中,究竟是有怎样的执念。

“阿修,此次你受了重伤,我却无法护你周全,着实是叫我心疼,所幸你还活着……”

叶修心下暗道,这世间居然还有此等怪事,已死之人怎会一直关注他的情况……莫非说是他在死后,放心不下,留了一抹残魂护在自己身侧?

“我早已离开这世间,无法再见到你,只是留有一丝残魂,此次你受伤勉强替你抵挡致命之伤,消耗殆尽,消散之前托梦与你。”

“现如今我残缺不全,只记得你我二人曾有约定,不知……你可完成?”

“若还未完,便拜托你完成,我在九泉之下也可安息……”

每说一个字,苏沐秋的身影就淡化一分,说完最后一个字,他的身影就如同晨雾一般,慢慢散开,消失不见,那声音更像是从远古传来的一样,空灵,不带一丝生机。

叶修猛的睁开眼,屋里一片敞亮,已经是第二天了。这几日他已经可以下床走动走动了,用过早膳,他挥手叫奴婢们退下,一个人坐在院子里沉思。

苏沐秋之前在梦中只有零碎的片段,他跟不不知道苏沐秋想说些什么,然后他一直没想起来苏沐秋是谁,更是疑惑。后来他好不容易想起苏沐秋,记住了梦中的一切,却因为记忆不全,怎么也想不到是什么约定。苏沐秋在那之后再也没有出现在梦中,叶修只能强迫自己想起来,可是并没有什么效果。

随后有关嘉世的记忆也恢复了,他想起自己曾经得到过三次盟主之位,此后便再没有碰到过那个位置。
是否是夺取武林盟主之位?

苏沐秋还留着一丝执念,天天托梦与他,大抵是因为夺取盟主之位太过久远的缘故,他们二人当年曾经立下五夺盟主之位的誓言。为了彻底叫苏沐秋安息,处理嘉世的事情,他决定再回到江湖,再夺取一次盟主之位。

“这样一来,你也该安心了吧,沐秋。”

叶修举起茶杯,对着天地隔着生死与他碰杯,好像苏沐秋一直在他身边,从未离开。

既然下定了决心要走,叶修自然是要开始准备准备。最重要的是先养好伤,然后,他还得跟自己的父母通报一声,以免他们二人发现他不见了派军队去寻他。

一个月之后,太子殿

“你说什么?!”

当今圣上一拍桌子,龙颜大怒,眼睛死死盯着自己这个大儿子,气的浑身颤抖。

“你之前跑出宫去胡闹,看在并未惹出什么麻烦,朕就不追究什么了,可你此次受了如此严重的伤,险些丢了性命,你,你居然还想着重回江湖?!”

叶修跪在地上,任由自己的父亲发怒。等到对方终于不出声了,这才抬起头,缓缓说道:

“父皇,儿臣此次重伤失去大部分记忆,但还记得当年与生死之交曾有过约定……待儿臣完成那人遗愿,定会回宫。”

“当年若非是那人拼死护我,儿臣早死在十年之前的乱葬岗中了。”

“所以,这个约定,儿臣势必要完成!”

叶修淡漠的,讲话语用奇异的语调讲出,眼神中满满的全都是对苏沐秋的感情。叶父看着自己这个儿子,心中自然是明白,如果叶修要是下定决心去做什么事情,那这世上,无人能阻他。男儿志在四方,出门闯荡自然是好的,可他除了是一位皇帝,也是一位父亲,当父亲的再怎么淡漠严苛,都还是心疼孩子的。

叶修所说的话,他自是能听出其中的含义。叶修出门闯荡多年,不允许任何人接近,即使是叶秋安放在他身边的暗卫也被命令与其相隔百米。他虽贵为天子,却也不了解叶修的行踪。如今听闻叶修以前险些没了命,心中一惊,便要禁止他叶修出宫。但又听见他那友人舍身救他,但叶修却没能救活那人,留着这个遗愿直到如今,便也不去阻拦。

“罢了!你便随心所欲去罢,滴水之恩应当涌泉相报,你能有这样的心,朕很欣慰……只是朕要你记住,无论如何都要保全自己的性命,朕就你们两个孩子,莫要让朕白发人送黑发人。”

“多谢父皇成全,那,儿臣告辞。”

翌日

叶修独自一人离宫,他没带什么行囊,只带着一个小小的布包,还有一些个银两。这个布包可不是普通的包袱,据把他救回来的影卫说,他昏迷之前一直死死的抓着这个包裹,后来忙着抢救他,这个包裹就被保存到他母后那里,也没有人敢动。

直到他醒来伤势有所好转才交还于他。

旁人不知是何物,但叶修自然是知道,这包裹可装着密宝——千机伞存放处的地图。

当时他被嘉世以修炼入魔的理由逐出,刘皓弟子暗算正在修炼门派秘法的叶修,修炼被打断叶修情绪失控,那几个弟子便被他杀死。

而刘皓借此机会大肆宣扬叶修修炼邪术,杀害同门,陶轩和几位长老对他无法夺得盟主之位怨念已久,趁此机会也想要驱逐叶修。

叶修怎可能任人宰割,但那些卑鄙之人软禁了苏沐橙,用苏沐橙的性命威胁他。叶修受罚,跪在武斗场,被戒鞭抽了了七七四十九下,夺走武器名号驱逐出门。

伤势还未好,不知道刘皓又从哪里得到消息,说叶修手中还有一个宝贝,藏宝地图就随身携带着,便设了埋伏。叶修不知有诈,加上被逐出门后受了伤力不从心,这才导致险些丢了性命。

再说回到这差点害他没命的宝贝千机伞。这是苏沐秋制作的武器,如同名称那样,是一把伞状的武器。之所以称之为宝物,是由于它可以进行变形。

在江湖之中,各路好手都有各自擅长的武器,叶修之前使用的,是苏沐秋早年为他制造的长矛——却邪,也是武器榜中排名前几的宝物。

他被驱逐后,据说这把长矛便赐予了一叶之秋的新继任者,孙翔。

千机伞在十年前就已经做好,只是当初由于种种原因无法在实战中使用。后来苏沐秋去世,叶修在嘉世也研究了多年,总归是把当初出现的问题解决了。

现如今原本的武器被夺,他只能把埋藏了十年之久的武器拿出来,是时候叫这天下见识见识,什么才是真正的鬼斧神工之物!

半月之后,武林盟主阁

蓝溪阁阁主喻文州,副阁主黄少天,微草堂堂主王杰希,霸气雄图韩文清,霸气雄图张新杰,现任武林盟主轮回堂堂主周泽楷,副堂主江波涛以及嘉世苏沐橙。几位江湖中赫赫有名的人物坐在一起,面色凝重。

“已经将近四个月了,可还是没有他的消息。”

苏沐橙面容憔悴,叶修的失踪对她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她本就是孤儿,先前有哥哥苏沐秋陪伴,后来苏沐秋离世,叶修又陪在她身旁,她自然是很安心的。可现在叶修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她心中焦急却又无能为力。

“先不说时间的问题,苏妹子你确定是嘉世从中搞鬼么老叶他……真的没有走火入魔?”

黄少天说完这句话便被苏沐橙狠狠地瞪了一眼,他尴尬的耸了耸肩,小声嘟囔了一句“我自然是信他,但毕竟我们不清楚事情的情况不能妄下定论。”

“沐橙,我们与前辈交情颇深,自然不会害他,只是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当时我等只收到叶秋修炼邪术,屠杀同门,故夺他名号和武器,驱逐出门。”

“喻阁主,哥哥修炼的一直都是正道的武功,从未有过邪 念。至于屠杀同门,那多半是刘皓他们暗中搞鬼。当初哥哥被驱逐前,我就被他们软禁,后来不知发生了什么,他们不再死死的看守着我,我遍恢复了自由身,可我寻遍了他可能去到的地方,都找不到。恐怕,恐怕是哥哥出了什么意外……或许,他已经不在人世。”

苏沐橙眼眶刹那变红,若真的叶修已被他们害死,她定不会放过那些人。

听闻苏沐橙的话,众人皆是心下一沉。软禁苏沐橙,无非就是怕她找到叶修,但如果他们已经不怕苏沐橙随意走动,叶修生还的可能,那真的是太小了。

“我们微草堂会随时注意着,一但有他的消息便会立刻通知你……他不会有事的。”

“蓝溪阁同样会派人去寻找他,苏妹子你还是要保重身体万一他哪天回来发现你憔悴如此训斥的可是我们呐。”

“霸图跟嘉世的关系你是了解的,我们只能动用一小部分力量去寻找他。不过你可以放心,得到消息一定会最先通知你。”

“轮回,一样。”

“堂主说,轮回现在还担着盟主之位,前辈现在的名声可不怎么好,也没有证据证明前辈是被冤枉的。我们也无法公开帮助,只能暗中派人去寻找了,希望苏女侠能理解啊。”

“苏沐橙在此谢过各位。”

离开盟主阁,众人分散离去,苏沐橙没有动用武功,缓缓往嘉世的方向走去。

每走一步心下便是一痛,她不知道叶修到底是死是活,事发突然,她甚至来不及见叶修一面。披散的长发随风飘扬,苏沐橙双手紧握成拳,眼眸通红,恶狠狠的看向嘉世的方向,朱唇轻启,吐出的话语却足够狠辣。

“哥哥,你可万万不要有事……谁要是伤了你,害死了你,那沐橙余生所有时间都为你复仇,那些害你的人定会叫他们为你陪葬!”

语毕,拂袖而去。

与此同时,空知林

“多亏当年留下地图和标记,要不然我还得再多浪费半月的时间。”

叶修捧着一个简朴的铁箱,擦了擦额头的虚汗,随手烧毁了地图。

飞身到不远处的古树之上,缓缓打开箱子,一把样式繁杂的银色大伞静静的躺在其中。叶修手指请去过划过伞面,嘴角勾起一模弧度。

数次呼吸之后,空知林中最高的山巅之上,一名男子白衣飘飘,执伞而立,望着东方,喃喃道。

“刘皓,准备接受惩罚吧。”









tbc









作者逼逼叨:

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写完第二章。我更新啦!

前文可搜索tag【江湖诀】,欢迎订阅~

写文的时候一直在纠结修仙paro和武林paro的区别,写着写着就写成修仙paro了,然后花了一天时间叫自己冷静冷静,才又开始写。

希望你们喜欢♡

感谢愿意看到这里的所有人,爱你❤










PS
文章无授权不得转载,望周知

评论(13)
热度(60)

© 繁花血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