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先阅读↓

别称乱灵雨君

高三狗,长时间失踪,不定期上线谨慎关注

本博中任何图文无授权不得转载,不得商用

本博用来发画,更文

老老实实当画手

龟速码文,不定期更新

近期驻扎:刀剑乱舞,凹凸世界,全职高手

文章以all叶为主
图杂食,无固定cp

繁花血景

【凹凸世界/雷安】骑士与野兽

——雷安only
——童话故事paro
——文笔一般不喜勿喷









以上









01

安迷修站在阳台上,呆呆的望着花园中开的灿烂的红玫瑰。如同鲜血一般的红色,在漆黑的荆棘衬托之下,显得格外的娇艳,也格外的邪魅。没由来的,他想到儿时听闻的童话中,那些魅惑人的女妖的红唇。

花开的奔放,傲慢,那娇艳的外壳看着无害,实际上花茎上却带着尖刺。

眼前突的浮现出那只的野兽的面容。

“这花倒是跟那恶党很配。”

呢喃似的吐出这句话,安迷修继续百无聊赖的看着并不算大的花园。这片花园一直是暗色调,黑色,暗紫色,深棕色……只有这些隐藏在荆棘丛中的鲜艳的玫瑰才显现出一丝生机。

除此之外,一眼望尽,唯一的亮色便是阳台之上如同雕塑一般伫立的安迷修,浅褐色的短发,镶着金边的白色衬衣,即使是裤子也是浅滩上细沙那般颜色。

与这片地方格格不入。

正当他愣神的时候,身后的门打开,一个小烛台摇摇晃晃的走进来,极度别扭的弯着身体行了个礼,沉默了一小会,开口道:

“安迷修大人,殿下今天依旧没有醒来,这时间也差过去很久了,您要是想离开……”

如果它这句话在两个月前说,安迷修高兴的得蹦起来,恨不得马上插上翅膀飞走,永远不要再回来。可现在他却没那么兴奋,脸上的表情也淡淡的,眼眸中是说不出的低落。

“我知道了,辛苦你了帕洛斯。我想再待一会,暂时不需要帮我收拾行李。”

安迷修转身蹲下,看着并不算高的烛台,抬手想摸摸它表示感谢,可看到那依旧烧个不停的火焰便放弃了这个想法。

拿起烛台,安迷修往房间里走,看他一脸藏不住的愧疚,帕洛斯低低的叹了口气。

“安迷修大人,这事情错不在您,您也不要太自责了……毕竟这是我们的命运。”

它晃一晃蜡烛,随即凑近安迷修,用旁边两根蜡烛捂着嘴,附在他耳边闷声到。

“其实殿下他,他很喜欢您,从来没有了利用过您。当时语气可能不太好,但他绝对没有想气您的意思。”

停顿了一下,帕洛斯向四周警惕的看了看,动作幅度太大,吓得安迷修赶紧拿手护着,生怕它一个不小心把它自己那三根蜡烛给扭断了。

“安迷修大人,这话现在说,有点不太合适……但是我寻思着怎么也得让您知道,一方面算是为殿下解释清楚,另一方面,万一以后遇到一个像老大一样别扭的人,这些也能用的上。”

“什么?”

安迷修有些好奇,每次帕洛斯悄悄告诉他的事情都是真的,也都挺管用,只是不知道现如今它又要告诉他什么,居然还能跟那个恶党扯上关系。

“殿下就是傲娇,并非真的与你过不去……您要是以后要是碰到这种人,不要管他到底在别扭什么,直接上就行,犹豫是大忌。”

“多谢你了,帕洛斯。”

安迷修这样答应着。不过他这辈子应该不会在遇到一个人能轻易的夺走他的心了,这法子大概是用不上了。

帕洛斯一向有自知之明,见安迷修不说话,就示意他放自己下来,行了礼摇摇晃晃的退出去了,留下安迷修自己在那里愣神。

他推开门,是自己在这里的房间,与外面的其他房间不同,充满着金色和棕色。墙被粉刷成淡棕色,上面有银色的繁杂花纹,床铺是厚实的暖棕,上边绣着金丝线。窗帘是奶金色的,是安迷修最喜欢的明亮的阳光的颜色,除此之外,房间里还点缀着许许多多的淡绿色装饰。

安迷修看着这间明显与其他房间不同的屋子,眼眸低垂,眼前走马灯似的飘过来到这里的所有记忆。
有关那个恶党的,有关自己的。









02

安迷修来到这里纯粹就是个意外,他本是国王身边最看重的骑士,自小就受到骑士道的教育,严于律己,坚守正义。也就是这种太过于刚正不阿的态度惹恼了许多贪婪势力的大臣,终于在某一天,他被陷害,顶着杀人之罪入狱。

可就算进了监狱也无法叫那些人满意,他们又联合起来,想尽一切办法叫国王处死他。

行刑前,他的好友金和格瑞费尽千辛万苦终于将他救出,不曾想半路被人埋伏,金和格瑞费力抵抗着,扭头叫他赶紧走,走的越远越好。

他深知自己在跑出来本就是在害他们,为了救自己他们已经背上了叛国的罪名,而现在,他还要夺走他们的性命。他不肯走,想要留下,但被格瑞狠狠抽了一下坐骑,马儿受惊,撒腿就跑。

马飞快的到处乱窜,安迷修拉都拉不住,只好抱紧马脖子任由它跑。也不知道跑了多久,他一抬头发现跑进了一片荆棘丛面前,拉缰绳已经来不及了,他只好闭上眼睛等待被那锋利的荆棘丛扎穿。

可马突然停下,他被甩出,身体接触到地面,强烈的疼痛一刺激,他干脆利落的晕了过去,不省人事。

等到再次醒来,就发现自己躺在城堡之中,周围静悄悄的,连个活人都没有。

他下床推门出去,外边黑洞洞的,没有烛火的光芒,他只好扶着墙慢慢往前走。

这可别是个闹鬼的地方。

一直沉迷于各种话本的骑士先生天不怕地不怕,就是害怕那些不知道存在不存在的鬼怪,他小心翼翼往前挪,浑身都在轻微的颤抖,生怕自己遇到鬼。

由于一直关心着脚下,他也没注意前面。突然听到有些奇怪的响动,抬头一看——天哪,那是个什么样的怪物!他险些没尖叫一声昏过去。

这简直见鬼,哦不不能说是见鬼了,是见野兽了!

脸上尽是深色鬃毛的野兽就那样站在走廊的尽头,月光撒下,勾勒出它那蓬松的轮廓,那野兽一双暗紫色的眼睛死死盯着他。

是看见猎物的眼神。

这时候安迷修恨不得自己眼神不要那么好,这副模样太挑战他的心里底线了,他甚至能看到那野兽的锋利牙齿。

安迷修打了个寒颤,转身没命的往回跑,结果他低估了野兽的速度,野兽像风一样的从走廊尽头跑来,他没跑几步就被掐住后颈,“醒了?”

哦上帝,刚刚这个野兽是说话了么?会说话又怎样,谁说过会说话的野兽不会吃人?现在还是先保命要紧。他用尽吃奶的力气推开野兽,撒丫子就跑,跑到刚刚躺着的那间屋子,狠狠地关上门,上锁。

他靠着房门大气都不敢喘,背部绷紧,双手紧紧握成拳,手上的青筋暴起,胸膛剧烈的起伏着,准备着随时来给那野兽一拳。

幸运的是,那野兽没有再追过来。安迷修虚脱一般的把自己扔到床上,感觉要散架了。当初带兵打仗都没有这样疲惫,现在只是跑了一会就连小指头都抬不起来,累的仿佛跟最强的敌人大战了三百回合。

缓和了一会之后,终于有点力气了,他慢吞吞的把自己裹在被子里,只露出一个脑袋,头上的呆毛一直哆哆嗦嗦的打颤,心跳一直没办法恢复正常,发了疯一样的在胸膛里面蹦哒。

这么个状态可不是什么好现象,他现在被吓到了,一时半会儿都缓不过来。现在脑子也是乱糟糟的,他甚至在想自己是不是被那些人诅咒了,被扔到童话里讲的黑暗森林中,要被献给黑暗的君王。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的安迷修觉得自己要完。









03

安迷修没想到没过多久就能再见到野兽。

他是在晚餐时间再一次见到它的。

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后,终于叫自己冷静下来,他不知不觉又睡着了。但是没多久就被饥饿唤醒,他不知道到底多久没有进食了,刚才还那样剧烈的跑步,肚子已经开始抗议。

他爬起来,突然想起这地方还有一个野兽,就开始腿软,经过强烈的思想斗争,最终饥饿战胜了恐惧,他选择下楼一趟。

在房间里四处寻了一番,有些意外的收获。比如说一些衣服,还有一个烛台。

奇了怪了,他之前出去的时候怎么没看到这个烛台?莫非是他太粗心了?

摇摇头不去想这件事,换了衣服便推门往下走。有了烛台一切都变得很方便,他走下楼梯到了客厅。令人惊奇的是居然有一桌子丰盛的珍馐摆在那里,还冒着热气。安迷修喉头微动,淹了口唾沫,眼前美食刺激这肠胃,肚子不合时宜的开始唱歌。

他走过去,把烛台放到一边,在拿起刀叉之后又放下,他很好奇是谁这样好心,给他准备了晚饭。

“不要告诉我这里没有一道菜是你喜欢的。”低沉的男声在他身后响起,安迷修条件反射的拿起烛台就扔了出去。

一回头,野兽的可怕面容就出现在他眼前,眼见烛台要砸到它脸上,安迷修不知是哪条神经搭错了,扑过去想把野兽拉开。

没想到那烛台像是长了眼睛一样,扭了扭便从旁边躲了过去。而安迷修则是刹不住,直接扑在野兽怀里,一头扎进毛绒绒的毛发之中。

挺软的。

这是安迷修第一反应。

随后他就感觉一双大手扶住了他的腰,有些戏谑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你是笨蛋么?想砸我还跑过来,你到底在闹些什么?”

安迷修脸一红,抬头想反驳就看到之前那野兽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紫水晶一般的眼眸像是漩涡,要把他吸进去。

“哎呦,疼死了。”

不远处有微弱的声音不满的抱怨。安迷修四处张望却没看到什么人,突然有光芒从野兽身后显现,然后他就看见刚刚丢出去的烛台啪嗒啪嗒的跑到一边,缩在角落里抱住上边的蜡烛。

他瞪大了眼睛,不自觉的往野兽怀里缩,难道他是眼花了么?烛台怎么会自己动?还有,刚刚是那烛台在说话么?

“很害怕?哈哈别怕笨蛋,那是我的男仆,你要是有什么需要尽管找他。”

野兽见到安迷修的动作心情很好,难得好心的安慰了安慰。

“帕洛斯。”

“哦哦哦哦,来了殿下。您好,我是帕洛斯,有什么需要请务必找我,我一定帮您解决。”

听到野兽的叫他,烛台又啪嗒啪嗒的跑过来,别扭的行了个礼,恭恭敬敬的说。

安迷修看着烛台,表情是一言难尽。

“额,不,不需要,我没什么需求……那个,感谢收留,不过我现在得回家了。”话音刚落,安迷修第一步还没迈出去,领子就被野兽拽住了,感受到那无法忽视的强大力气,安迷修僵住了,他总觉得要是敢反抗会死的很惨。

“这里就是你的家,你那里都去不了了,笨蛋。”野兽附在他耳边说道,像是在宣读对他的审判。

这家伙一定是个恶魔!










直到他跟“恶魔”坐在餐桌旁一起吃饭,他都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一个茶壶跳到他面前,笑嘻嘻的给他倒水,他碰了碰杯子,听到一个少年气呼呼的说“不要碰我的肚子啊渣渣!”

他所回了手指窘迫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暗红色的茶壶好脾气的安慰他“别在意别在意,嘉德罗斯只是怕痒,并不是生气。”

安迷修干笑几声,不敢喝水,他饿了很久,三下五除二解决掉了晚饭,现在无所事事,只好看着对面的野兽。他从那个笑嘻嘻的茶壶口中得知了这个野兽的名字——雷狮。

所以他是个狮子么,安迷修不着边际的想着,倒是挺像的,如果撇开毛色的话。

雷狮在那边解决一头羊,血腥的气息拦都拦不住,安迷修可没心情去吃精致的甜品。

“所以他到底是什么?是人还是野兽?”安迷修看着那个刚刚跟他发脾气的茶杯转圈,很是新奇,然后想起来一个重要的事情,小声的问茶壶。

“他是我们的国王!才不是什么野兽!”茶杯一边转圈一边对他吼,惹得一旁正在进食的雷狮咳嗽了一声,这才降低音量。

“那你们知道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么?”

“这个我们可不知道,您得问殿下了。”茶壶拦住转个不停的茶杯,好脾气的回答他,只是这个答案叫安迷修很是郁卒。

他一点都不想去问那个恶魔。









04

安迷修小时候曾经幻想过有一个大大的城堡,很热闹,能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现在他这个愿望实现了,他却一点都不开心。

倒不是说这种生活不好,只是这里的一切都太过跟他格格不入,加上他想念好友和家园,成天坐立不安。他也想过出去,可是转了大半天也只能看到密密麻麻的荆棘丛,没有一丝缺口。

那他自己到底是如何进来的?

他没有多问些什么,不管是自己莫名其妙的到来,还是这里令人惊奇的一切,他都选择了沉默,不多问是他的习惯。

上天将他带到这里,必然是有原因的,他只需要按部就班的来就好。

除了没办法离开,其余的一切都很惬意,这里的仆人们都对他很好,烛台男仆帕洛斯,茶壶先生雷德,茶杯少年嘉德罗斯,钟表小姐蒙特祖玛,还有扫把先生佩利和猫咪卡米尔。

比较叫他惊奇的是,卡米尔跟雷狮居然有血缘关系,是表兄弟。

怪不得一个是狮子一个是猫……都是动物啊。

而他跟雷狮的关系也变得熟络。不管他到什么地方,都常常能看到雷狮,他们也在书房里一起聊天,天南海北的聊。介于安迷修还是有些怕雷狮,他们之间立着屏风。

看这家伙这么大只,不知道多大了。安迷修在一次聊天中无意问起,那边的野兽沉默了一会,报出一个数字——28。

二十八,比安迷修还要小一岁。自此,他便发挥了百分之百“哥哥的爱”来照顾雷狮。结果被雷狮吐槽像个老爷爷管家一样,啰嗦。

“你个恶魔!我以后要是再管你我就不姓安!”

第二天继续唠唠叨叨的安迷修并不觉得之前立下的誓言有多重要。

“那你之后就跟我姓吧。”雷狮开玩笑的说。

“闭嘴你这个恶魔!”

被雷狮不着边际的话臊的脸都红了的安迷修狠狠的白了他一眼。上帝啊,他最一开始到底在害怕些什么?










“……你总是在阳台上站着,是喜欢我亲自设计的这个阳台么?”雷狮走到安迷修身旁,想把手放在他肩膀上,又突然记起安迷修至今都害怕他的接近,把手缓缓放下。

雷狮暗自啐了一口自己突然变得小心翼翼,没等他多想安迷修就回话了。

“这里最高,我想,大概在这里就能看到回家的路。”这笨蛋居然还想着离开,难道他雷狮的城堡不够好么?还是他准备的晚餐不够丰盛?

带着一丝他自己都察觉不到的怨念,他随口问“可这外边全都是雾,你能看到什么?”

“自然是什么都看不到……不过我总是想碰碰运气,说不定哪天就能看到了呢。”

安迷修扶着栏杆,语气中带着淡淡的寂寞的悲伤。雷狮皱眉,他长这么大从来没想过怎样安慰人。野兽烦躁的摇了摇尾巴,思索着该说些什么来缓解气氛。

“其实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进来的,那天帕洛斯发现你躺在门口,我就把你抱了进来。”

安迷修回头看着野兽,翠绿的眸子里带着一丝惊讶。

“我以为你绝对不会告诉我这些。”

“可你看起来并不惊讶。”野兽有些不满,原本以为能看到这个笨蛋的惊讶的样子开心开心,可现在他这么淡定叫他心情更加不好。不过气氛到时活络了许多。

“我觉得有些事情是上帝指引的,他总会叫你知道真相,可能早一些,也可能晚一些,但是你总会知道的。”

野兽撇撇嘴,对此不发表什么评价,他得开始说正事了。“明天是我的生日,你,能来吗?”他现在有些紧张,该死的他在紧张什么,以往的生日不也只有他一个人么。

“嗯?是么?天哪你怎么这时候才告诉我,我都没来得及准备……你是在邀请我对吧!那我当然会去了,你们可别想着自己大闹一番。我得先走了,明天保证给你惊喜。”

安迷修跑走了,雷狮还在愣神,直到有风吹过,卷起一片花瓣落在他鼻尖上,他才反应过来安迷修说了些什么。

这种感觉,大概是,恋爱吧。

雷狮捏着那片花瓣怔怔的想。









第二天晚上,城堡里非常热闹。帕洛斯给他送来了礼服,安迷修从来没穿过礼服,他一直是穿带着盔甲和衬衣的。他穿上浅灰色礼服,这一看就是为他专门做的,毕竟这城堡里除了白色衬衫都是深色的衣服。

他系了领带,上边镶着翡翠。走下楼梯,他看到雷狮眼中闪过的惊艳,看起来并不算糟糕。随即他就被雷狮的打扮吸引住了——暗紫色的外套,很帅,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在野兽当中,真的是很帅。

“生日快乐雷狮。”吃完晚餐,安迷修祝贺他,然后叫雷德帮忙去把他准备的礼物拿来。雷狮看着他兴奋的样子,不经意间勾起了嘴角。

“来看看吧,时间有限我只能做出来这个。”一个硕大的礼盒摆在雷狮面前,他尽可能的小心,不要叫自己的爪子弄破这个盒子。打开之后,是一个不算大的蛋糕,旁边还放着一个手工做的玩偶,是个迷你版的雷狮,玩偶手中抱着一张卡片,用秀气的花体字写着“happy birthday♡”

雷狮心中一暖,嘴上却不饶人,“看不出来你这么贤惠啊安迷修。”

“看在你今天过生日的份上就不跟你胡闹了,你先尝尝看,太久没做点心手都有点生了。”

“不如我的厨子做得好。”

“闭嘴吃蛋糕。”

“……”

嘴上不满,但雷狮依旧是安安静静的吃完了蛋糕。与此同时他也意识到,自己是喜欢上了这个有点笨的家伙。









酒足饭饱,蒙特祖玛指挥起了乐队,雷狮站起来,像安迷修伸出手,“愿意跟我跳支舞么?”顿了顿又继续说,“今天是我生日,你不能拒绝。”

“你怎么这么霸道?”

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安迷修把手搭上去,两人到隔壁的舞厅随着节拍跳起来。

安迷修只是个骑士,舞蹈并不擅长,其间总会时不时地踩到雷狮。而雷狮也毫不客气的调侃他,到后来只是在他耳边低沉的笑,安迷修抿着嘴,耳朵尖都红透了。

烛光闪烁在雷狮的脸上,安迷修现在越看越觉得可爱,他早就不害怕雷狮了,雷狮只是个有点凶巴巴的温柔的家伙。再者说,他又不傻,自然是能看到雷狮眼中的感情。

雷狮喜欢自己。

一曲结束,雷狮别扭的说了一句谢谢,安迷修摆摆手,转了一个圈,外套划出一个漂亮的弧线。“没关系,我很久没过过生日了,都快忘记过生日是什么感觉……你能给我这么美好的一个夜晚我同样很感谢。”

雷狮一挑眉,他不在意对方是否感谢自己,他更在意的是安迷修居然很久没过过生日。难道说,安迷修想要自己讲讲他从前的故事么?

“你,是要讲讲从前?”

“我是个很无趣的人,没什么可讲的……只不过,之前被人陷害罢了。”

安迷修觉着被拥入一个温暖的怀抱,然后他听到雷狮对他说,“有我在,不会有人能伤害你。”










05

安迷修病了。

他很不幸的感冒了,浑身无力,天天躺在床上。睡着的时候是居多的,但醒来总会看到雷狮在一旁的桌子上写写画画,见他醒来就放下手头的活坐到床边。

“好点了吗?”他总是这样担心的问安迷修。一开始安迷修会乖乖的回答,后来他实在是无聊,就开始跟雷狮扯皮,天南海北的扯,雷狮总是无奈的看着他,然后用爪子拍他脑袋。

就这样过了好几天,安迷修是没时间想着回家了,他现在每天清醒的时间都被雷狮占有,而他本人也觉得就这样下去也蛮好的。

“你都病了这么久怎么还不见好?难道说骑士都是像你一样弱不禁风么?”

“才不是!我很强壮的!”安迷修不服气的嚷嚷。“我告你一个秘密,当玫瑰花开满的时候我就会康复。”

他本意是现在太冷了,等到春暖花开他就会好,可没想到第二天雷德把他带到阳台上,他看到了一生难忘的景象——玫瑰花开满了整个院子。

而雷狮站在花丛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06

“大哥,你应该去找安迷修。”卡米尔窝在窗台上,舔舔爪子对雷狮建议道。

“不去。”野兽摇了摇尾巴“又不是我的错。”

“可是大哥,先不管能不能解开诅咒,你都是喜欢安迷修的,不是吗?”

雷狮不出声,把头扭到一边不说话。卡米尔叹了口气叫雷德进来给他填了一杯水,踩着猫步走了出去。

今天是雷狮跟安迷修冷战的第十天。

十天之前,安迷修少见的喝多了,他有些头晕,摇摇晃晃的往房间走。他躲着雷狮三四天了,自从那天看到了玫瑰,他就开始躲着雷狮。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回事,心中总是有种莫名的情绪。

“安迷修大人跟殿下是在恋爱吧,是的吧帕洛斯。”

有微小的声音从一旁传来,安迷修停下脚步去听。

“应该是吧,怎么了佩利?”

“既然恋爱了那我们不就有救了嘛!咱们的诅咒能破解了!殿下果然聪明!”

安迷修觉着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现在脑海中全是雷狮的一言一行……搞什么,到头来他只是被利用解除诅咒的工具吗?控制不住情绪,他跌跌撞撞的往房间走。

其实他只要再多等几秒,就能帕洛斯恼怒的声音,“笨蛋,殿下从来没想过要利用安迷修!殿下是真心喜欢他的你看不出来啊!以后可不要瞎说。”

可惜安迷修并没有听见。

他走到门口,一推门发现雷狮站在床边,刚刚脱去上衣,背上全是深色的毛,显得格外的可怕。雷狮见他进来也是一愣,手上拿着衣服也不知道该不该放,看到安迷修死死的盯着自己,觉得有点不对劲。

果然下一秒安迷修就转身要走,他小跑几步关上门,把安迷修困在门和自己之间。

“你很害怕?”

“你在意我的感受?”安迷修反问,雷狮不敢说在意,但要说不在意似乎也不妥。

“你不在意?!”见他不说话安迷修回头恶狠狠的盯着他。

“……我在意。”

“骗人!”

雷狮愣住了,这又是怎么回事,他说实话也有错吗?皱眉准备好好的说一说安迷修,然后就看见那人红了眼眶。

“我都知道,我都知道的。这里被施了魔法,你们没办法出去,我也是。然后为了解开这个该死的魔法,你想叫我爱上你,就跟那些骗小孩子的童话故事一样,爱的吻,是吧,有人爱你给你一个吻你就能恢复不是吗?!从头到尾你都在利用我!你这个不折不扣的恶魔!”

安迷修越说越生气,最后几句都是沙哑着吼出来的。雷狮则是越听越愤怒,谁说过要利用他,他怎么能这样想自己,他雷狮哪里像是那种人。

他一生气就会口不择言,说话不过脑子,“你值得我利用么安迷修!”等他回过神自己说了些什么之后,恨不得给自己一嘴巴,他怎么就管不住自己这张嘴呢!

安迷修愣了,而后狠狠推开雷狮跑了出去。









雷狮不愿意去道歉。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觉得自己哪里有错。“都是那个笨蛋骑士的错。”他这样安慰自己。

他这几天想了很多,关于他为什么被困在这里,关于安迷修的一切感情。

他曾经是狂妄的,目空一切的狂妄,他继承了父亲的骄傲,却没继承母亲的谨慎。年轻气盛的他惹了祸,被魔女凯莉下了诅咒,连父母都无法到这里来看望他,只有这些仆从跟他一起呆在这里。

算算日子也已十年了,他从一个少年变成成年人,这么久连个人都见不到。直到某一天,安迷修晕倒在他的城堡前,他的生活终于有了色彩。

棕色的发是树木枝干的颜色,翠绿的眼是春天抽条的新叶,他是那样的温和有礼,有是那样的开朗,像是一道阳光撒进雷狮冰冷的心。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爱上了那个人,不想叫他离开,想永远把他留下,为此雷狮为他改了房间的装饰,努力寻找安迷修喜欢的事物,去了解安迷修的爱好,来留下这抹来之不易的光。

可现在,这道光不愿再照耀他了。

雷狮沮丧的走到窗前,出乎意料的,看到了一抹火光,视力极佳的他还看到了在荆棘丛旁的安迷修,他身边是一堆仆从。

安迷修走到荆棘前,那荆棘丛便分开,为他让出了一条路。原来离开,是这么容易的一件事情。

他一抬头,发现了当初追杀他的士兵。

“再见了安迷修。”

一支利剑朝他心口而来,随即他被什么人一把推开,接着听到的,就是刺破皮肉的声音,还有野兽的咆哮和仆从们的惊呼。

他抬头,雷狮变成野兽把那些人撕成了碎片,直到将最后一个人杀死,才呻 吟着倒下。他慌忙冲过去扶起雷狮往城堡走。

这一刻他只求雷狮平安无事。










07

自从那天雷狮救了安迷修,就一直沉睡着。安迷修天天陪着他,握着他的手,有时候偷偷的说自己是怎样喜欢他的,有时候则是抱着他的手臂求他快些醒来,但不管他怎么哀求,雷狮都没有反应。

已经过了很多天了,帕洛斯他们也不拦着安迷修,但莫名的,安迷修还是不死心,想留下来再看看雷狮。

安迷修回过神,发现自己已经在房间里站了很久。默默的走到阳台上,想再看看花园,却惊讶的发现花园中的花凋零了许多。

他跑到楼下,发现花朵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凋零,脑海中闪过一个不详的感觉。

“上帝啊,这可千万不要是真的。”

他飞快的跑上楼,跑进雷狮的房间。雷狮还在沉睡,毛发由于安迷修天天在梳理倒是很整洁,安迷修小心翼翼的凑过去,深呼吸,将自己的唇贴在雷狮的唇上。

一秒,两秒,三秒……一分钟了,雷狮依旧毫无动静。安迷修自嘲的笑了笑,他在想什么呢,这又不是童话故事,怎么会亲一下就会醒来呢。

只不过,“雷狮你真是个可恶的恶魔,骗走我的心自己却躺在这里呼呼大睡。”

回到自己的房间安迷修躺在床上抱着被子呜咽,一方面是悲伤,另一方面是羞涩。没多久房门被打开,安迷修吼了一句,“别来烦我!”

许久都没人回话,也没听到关门声,他爬起来吸吸鼻子准备关门,却看到一个男子倚在门前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深紫色的长发没有束起,随意的搭在肩上,一双紫水晶一样的眼眸表明了来者的身份,黑色和蓝紫色交织的外套勾勒出优美的轮廓。身材棒的没话说。

安迷修眼泪还在眼眶里打转,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人,“原来你这么帅。”

雷狮走上前,由于身高的原因安迷修得抬头看他,突然间房间一阵摇晃,安迷修没站稳扑倒在雷狮身上。“别怕,是这里在恢复原状。”

当一切恢复之后,安迷修才发现雷狮一直抱着自己,他别过头小声的问,“你,你之后还要待在这里么……”他此刻恨自己没长一张能说会道的嘴。

“我不打算离开这里。”

“是,是么,那很好啊。”话刚说完安迷修就想给自己一巴掌,这都是什么啊。然后还没等他补救,就听到雷狮笑了笑,对他说,“所以安迷修,你愿意跟我一起规划这里么?”

“什么?!”

“安迷修,我说过的吧,你要跟我姓的。”









院子里的花开的越发娇艳,它们挺过了这个寒冬。未来会怎样安迷修不清楚,但他知道,他的未来,有雷狮陪伴,这就足够了。










end












作者逼逼叨:

继续磕雷安,新的一集1245团灭,看得我心痛到无法呼吸,自己给自己点糖缓一缓。

文章一如既往地粗糙,作为一发完结的短篇我已经尽力了【瘫】

希望你们能喜欢

童话paro不知道会不会继续,看时间吧,番外这种东西说不定会有?嘛嘛,随缘吧。

感谢愿意看到这里的所有人,祝我自己期末考试顺利,能过个好年。

看在我写了这么多字的份上,给个评论夸夸我,祝福一下我呗?

爱你们❤❤❤❤❤









PS
文章无授权不得转载

评论(5)
热度(66)

© 繁花血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