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叶】I see the light

——一如既往的all叶
——背景私设,人物私设,无关历史史实
——年龄操作,年长众人×年幼叶修
——有一定程度的ooc
——不喜勿喷
——暂定中长篇







以上







第七章







叶修曾幻想过许多次绑架他的人的模样,但万万没想到居然会是老熟人。当时看到那人,叶修有一瞬间以为自己还在做梦,在他的记忆里,他们这辈子都不可能再见到,地位的悬殊是横亘在他们之间的高大山峰,可望而不可即。

他花费了许多时间才接受了现实,但随后就被那人毫不留情的拖到会议室,强迫听了三个多小时的“演讲”。还没来得及蹭顿饭吃,就被打包好派人往回送,叶修心中那个恼火啊,偏偏还无处发泄,只好气鼓鼓的坐到车里。

“需要我帮忙办事就直说,非要弄这么个架势,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跟他有什么深仇大恨。”

在车里待着也没事干,他就又开始想之前的事情,越想越生气,翻身躺下,头枕着双手,翘着二郎腿,鞋子直接踩上那擦的锃光瓦亮的坐垫上,毫不顾忌,简直是把自己当成大爷了。

叶修这次被折腾的够呛,心情自然是非常不美丽,也不管外边坐着的赶车夫会不会回去“告状”,音量压根没想着要降下来,就那样不满的大声嚷嚷。

嚷了半天觉的不够解气,又狠狠的在那垫子上踩了好几脚,把那些车上挂着的小玩意儿都扯下来乱丢一气,叮铃桄榔的像是在打仗一样。

赶车的伙计在前边无奈的叹了口气,随着这位祖宗胡闹,也没多说什么。毕竟叶修在他们这边的地位可不是寻常人能比拟的,那是跟自家少爷平起平坐的身份。尽管他只是个孤儿,没什么亲人,但当年在战场上救过少爷,跟自家少爷是生死之交。

他们这些伙计,大部分都是战场上死里逃生活下来的,当时也常常见到叶修,自然熟悉他。前几日这孩子被他们不由分说的带过来,家里有点急事晾了他几日,多少受了惊,叫他发泄发泄也好,反正这些东西不值钱。

只是自家少爷就好宠着叶修,当初本来说用汽车将他送回去,结果叶修死活不依,非要坐马车。最终,他这个少爷御用司机也被轰过来赶马车了。

不过所幸叶修这样发脾气是短时间的,没一会就安静下来了。

叶修发脾气归发脾气,该注意的事情可一件没落下。为了安全起见,他叫车夫在比较偏僻的地方停下,自己下车往回走。

好说歹说劝走了车夫,叫他放心。叶修看了看表,推算了一下在天黑之前走回去的可能性,加快了步伐。一边走一边开始头疼。

他得好好想想该怎么跟那些人解释自己此次失踪的原因。糊弄的话肯定是行不通的,那些经历过战争的人哪一个不是老狐狸,就连看起来最笨的孙翔和唐昊都比一般人要精明的多。再加上喻文州张新杰和肖时钦这三个心脏,说谎一定会被发现。

这要是被发现自己说了假话,那可不是以前开开玩笑就能没事的。这次的失踪,对于他跟那些军人之间的关系,是一种巨大的考验,这时候就要看看双方到底能不能互相信任。

其实叶修知道,许多人都对他抱有防备之心,总是在想尽一切办法挑他身上的毛病。这次指不定会有什么人说自己是红方派去的奸细,要是实话实说自然是会省很多事情,但这件事情又不能直说。

难道要他对着那些军人说,“部队高层对你们最近很不满,觉得你们太松懈,叫我管教管教你们”?

不,绝对不能这么说,他要是这样说就完蛋了。

就是再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这么放肆,倒不是怕他们,只是这样不妥。他需要一个人好好的考虑考虑。到底怎么能解释清楚又不给他们留下疑惑的地方。

太困难了。

叶修慢吞吞的往回走,思考了大半天也没想出个好的对策。他太久没有跟人打交道了,长年累月的躲在阴影里,手起刀落便是一条人命消失,即使是有什么需要动脑筋的地方,他也会想尽一切办法避免与人交流接触。

自从失去一切之后,他的生活就只剩下了杀戮和复仇,突然叫他琢磨跟人打交道,一上来就这么高难度,真真是难为他了。

能动手的事情就绝对不要动口。

这是叶修的行事准则,但很明显,现在这办法是行不通了。他是想跟他们好好解释一番,可这次的事情又实属机密,无法告知他们,这样一来,为难的人变成了他自己。

走一步是一步吧。

他现在只能是这样安慰自己了。

蓝军高层会议室

“这次的事情交给叶修真的没问题吗?他看起来还未成年吧……”

“放心吧老白,叶修那小子可是不容小觑啊。”

“我自然是相信他的实力,但是叶修是否能为我们所用,还需要商榷。”

“注意你的用词。叶修是人,不是你们用完就丢的物品。”

被叶修嘀嘀咕咕骂了半天的老熟人此时坐在会议室里,双腿搭在桌子上,脸上盖着一本书,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嘴里吐出的话语却毫不客气,冷漠的像是要结冰。

“哈哈哈苏大人说的是,属下不知是大人的人,多有冒犯,还请大人看在多年的情分上给条活路。”

那人脸上挂着笑,战战兢兢的走过来赔罪,苏沐秋看也没看他一眼,冷冷的回了一句放你一马,也就不再追究。

会议到此也没什么值得多说的了,一众人假惺惺的互相恭维了几句就识相的滚了,只留下苏沐秋和蓝方的领导者——冯宪君。

“今天还要谢谢苏大人给老夫留面子,没在这里大开杀戒。”

冯宪君喝了口茶,不瘟不火的道了谢,目光却是一直停留在手中的报告上。

“冯老大说的这是什么话,苏某再不识抬举也知道冯老大对苏某关照有加,怎么会叫您下不去台。”苏沐秋拿下盖在脸上的书本,随手往桌上一丢,皮笑肉不笑的打着官腔。

这一拿下书,苏沐秋的容貌算是真正展现出来。他是豪门之子,又是长子,自然是从小娇惯着长大,生的眉清目秀,之后上了战场磨砺多年,练的一身本领,沾染了不少煞气,年龄过了二十五,成熟而又迷人。

只看他那张脸自然是人畜无害,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是个笑面虎,看着只是个小白脸,实际上发起狠来他连冯宪君都敢怼。

“行了,别跟我来那套,你不就是不满我同意叶修去执行那个任务吗?这个可不是我强 迫他的,我专门问过他,跟他说不愿意就不用做,他亲口答应的,不信你自己改天问他。”

“哼!叶修从来都不会拒绝你的要求,你别告我你不知道这一点。他还是个孩子!经历过那些事情对他已经很不好了,你还叫他去干那些事情!他会死的你知不知道?!”

苏沐秋一拍桌子吼着,他心疼叶修,自从知道了叶修的身世他就开始心疼这个孩子,心疼他不得不快快长大,战争一结束他就把这孩子接回自己的住处好生养着,想给他一个普通孩子该有的生活。

可是叶修住了没几天就偷偷的跑了,苏沐秋的情报网都找不到他去了哪里。后来才知道那孩子还是放不下,一直在杀戮,折腾的红方人心惶惶。而冯宪君还背着自己给叶修下任务,苏沐秋这么护犊子的一个人,恨不得直接手撕了他们老大。

“苏沐秋,你要知道叶修到底想要什么。他是个天生的杀手,加上他心中的复仇怨念,不需要我多说他都会杀光红方。我是给了他任务,若他不想接,谁又能逼得了他?”

冯宪君不是铁石心肠的人,他也心疼叶修,但与苏沐秋不同的是,他更尊重叶修的想法。

“冯老大,他还小,他的人生还有很长,不应该一辈子活在复仇之中。退一万步讲,就算他杀了所有的仇人,之后呢?难道要叫他像个杀人机器一样活在机械的杀人之中么?他需要的是正常的生活,再不改,这种杀人的念头,可就戒不掉了。”

“……我知道,这件事,再说吧。”

他们都没想到,这件事,再也没能说下去。







tbc







作者逼逼叨:

快过年了更新一下

十分短,你们不要嫌弃啊,继续爱我好不好【抹眼泪】

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下次更新随缘

文章无授权请勿转载,谢谢

以上

评论(12)
热度(97)

© 繁花血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