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请看简介,拒绝撕逼

本博中任何文章无授权不得转载,图不得商用,有需要请私信

过气写手

不定期更新

近期沉迷锤基无法自拔

注意:
文章以all叶为主

图杂食,无固定cp。

繁花血景

【阴阳师】我的奇葩室♂友

——阴阳师同人
——这是一篇非常接地气的文
——ooc
——有借鉴,借鉴《青春奇妙物语》and其他梗
——主要讲八个大老爷们没皮没脸的日常
——无明显cp



以上




①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


大家好,我叫妖琴师,刚刚高中毕业。由于沉迷弹琴无法自拔所以考到了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来上大学。据说这里是五本,比三本四本都要牛掰的传说中的大学。

我老爹觉得我可能会迷失在深山老林里,坚持要亲自送我过来,我没办法只好叫他一起了。

我深深地热爱着弹琴,一天不弹琴我就浑身难受。
然后我就把琴也带过来了。

“哎阿琴啊,你瞧瞧,这就是你以后要生活的地方了,激动吗?兴奋吗?”

老爹一脸兴奋的看着我,我都不好意思打击他。

“哦。”

其实一点都不,我只想安安静静的度过这四年。

那时的我确确实实是这样想的,但我还不知道,在不远的将来,我会嘲笑这样想着的自己。

“阿琴你太不在意了,这可不行。你要跟舍友们搞好关系啊,毕竟你们以后是要一起吃饭一起学习一起玩……一起洗澡的。”

老爹你说得对……嗯?等等,一起洗澡是什么鬼!谁要和那些臭男人一起洗澡啊!

“我进去了,您走吧。”

我丢下沉迷在美好梦境中的老爹,走进了校园。
我的人生从此发生了巨变。

“嗯,宿舍是502?那不是胶水吗?”

我吐槽了一下房间号,斟酌了三分钟该用怎样的方式闪亮登场,最后还是选择了踹门。

简单方便。

“各位好,我是大一新生妖琴师!”

等我看清楚里面的人的时候,我后悔了。我应该礼貌一些。

为什么同为大一的他们的身材那么好!为什么!我吃的也很多啊!

“大一的?你走错了吧,这是大三宿舍。”

嗯???

宿舍不是502?我掏出纸条又看了一遍……艹是250!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会看错。

丢人丢大发了。

在赔礼道歉并谢绝了学长一起吃饭的邀请后,我提着行李走进了250宿舍。

说实在的,这号码真的忒没人性。

我这次没有踹门,推门进去,发现一个人也没有。看来我来的还是挺早的。

1357下铺,2468上铺。

我是六号床,当我气喘吁吁的收拾完行李铺好床并简单的擦了一下桌子之后,我的室友终于来了。

“哟~同学你好啊~小生是妖狐。”

我回头,啊这个人果然长相跟声音一样,很浪。

可能是我脱离社会太久的缘故,现在的年轻人难道都喜欢渐变染发?这上白下紫……真的让人非常难接受。

还有那脸上是纹身还是什么鬼玩意,难不成是诅咒?我那脑洞真是收也收不住……

“妖琴师。”

“哎你好你好,话说你哪个床?小生是……额二号。”

我拿我的琴发誓我看见他脸色变绿了。

“蛤蛤蛤那说明你二啊蛤蛤蛤。”

突然一个非常不和谐的声音插了进来。

我扭头一看,一个紫发戴着头巾的男人走进来。当时我第一个想法就是:卧槽这人好高。

我粗略的估计了一下,他大概有一米八五。

“不好意思,家弟鲁莽,还请您多谅解。夜叉,还不赶紧给人家道歉。”

妖狐刚准备开口,又走进一人。一头白发,发尾有些粉红,刘海遮住了右眼,跟他那弟弟正相反。他不算很高,跟我差不多。

“啥?为啥啊哥……哎疼疼疼我错了!那边那位兄弟我不该说你二,你大人有大量原谅我吧。”

“抱歉,今后就是一个宿舍的室友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一目连,这是我的表弟夜叉。他脾气不太好请多包涵。”

“妖琴师,妖狐。”

我点头示意。这个一目连还是比较温柔的。

“你哪个床?”

我凑到他身边问。我想跟他交个朋友,他会跟我有共同语言,我的直觉这样告诉我。

“四号。”

他微微一笑,扭头叫夜叉帮他把行李搬上去。

“我靠本大爷为啥要帮你啊混账老哥!”

夜叉愤怒的吼了一嗓子,吓的对面正准备从二层爬下来的妖狐一哆嗦,差点没踩稳。

“因为我是你哥。”

一目连脱了外套,拿了我刚洗的抹布开始擦桌子和窗台,头也不回的应到。

“有什么需要小生帮忙的嘛~”

妖狐撸起袖子过来干劲满满的问我跟一目连。

这人虽然浪,但是本质还是不错的。我内心评价给了他一个及格分。

“去收拾一下卫生间吧,把镜子什么的擦一下就好。妖琴师,能叫你阿琴么?你能帮忙打壶热水吗?夜叉,你等会把咱们的东西放到柜子里。”

一目连分配的很好,尤其是叫妖狐去打扫厕所,我忍了很久才没笑出声。而关于名字,我示意一目连随意,一目连跟我说直接叫他连就可以。

我打完水回来觉得世界都玄幻了。明明只是出去了几分钟,怎么人突然就变得这么多?

“老妖你回来啦,咱宿舍人可都到齐了你咋才回来?”

夜叉见我回来一脸嫌弃的接过暖壶,嘴上还逼逼叨叨的说我速度太慢。我速度不快?弹一首千本樱吓死你。再说我一个一米七二的人抗五个暖壶人干事。还有,老妖是什么鬼???好好叫人名字会死吗!

“这就是六号?”

我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一个酒红色头发,梳着类似于莫西干头的肌肉男靠在一号床上瞅着我。

我一个激动吼了一嗓子……

“校长好!”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哈哈哈哈哈老妖干得漂亮啊,我就说酒吞你长相太老了你还不信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夜叉粗犷的笑声打破了宁静。酒吞脸黑的跟炭一样,其他几个人都憋不住但又碍于酒吞的气场只好偷偷地笑。

“滚!”

酒吞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提着夜叉到厕所里谈人生。不出所料的,过了一会夜叉的惨叫响彻天际。

折腾了大半天,我们终于互相认识了。

一号床,长相显老的酒吞童子。不知道为什么反正我觉得他一点都不童子,他应该叫老子。我这么说完多了个绰号叫段子手。

而且,酒吞是老大,简单说就是我们的舍长。理由简单粗暴,谁睡一号床谁老大。「舍长是要睡前下床关灯的,我们离灯都太远懒得跑」但是酒吞本人并不同意,夜叉用他那三寸不烂之舌逼逼叨叨了半个小时,从拍他马屁讲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酒吞终于答应了。

二号床,妖艳贱货浪♂里白条妖狐。他一直在跟我们解释脸上的是胎记不是纹身,但我们谁都不信。

三号床,雌雄难辨,只有一米六几,一直被当做女孩子的般若。他非常努力的跟我们讲他很man,还说自己有肌肉,结果不但被无情嘲笑还被封了个娘娘的称号。

四号五号是一目连他们兄弟俩。六号是我。

七号是安倍晴明,因为唠唠叨叨的像是我爹,所以成为了宿舍里的“爸爸”,但他本人十分拒绝这个称呼。

八号是个深度近视男,判官。爱好学习和写书法,据说是个学霸,也不知道为啥会沦落到这里。

到此,我的大学鸡飞狗跳的生活就此拉开序幕。

















PS

我终于控制不住自己向阴阳师下手了。

某天突然想这么一堆人要聚集在一起会不会超好玩,然后有各种找梗找段子。

我的目标就是接地气,搞笑。

如果能让你有一点点的触动或者是开心的话,真的是我的荣幸。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如果喜欢就不要犹豫的给我小红心小蓝手吧!

以上。

评论(16)
热度(101)

© 繁花血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