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请看简介,拒绝撕逼

本博中任何文章无授权不得转载,图不得商用,有需要请私信

过气写手

不定期更新

近期沉迷锤基无法自拔

注意:
文章以all叶为主

图杂食,无固定cp。

繁花血景

【阴阳师】我的奇葩舍♂友

——阴阳师同人
——主要讲八个大老爷们没皮没脸的日常
——有私设,有ooc
——借鉴《青春奇妙物语》《睡我上下左右铺的兄弟》等梗
——无明显cp









以上









②军训








大学最叫人受不了的就是军训,八月底,大太阳晒得地上放瓶冰水瞬间就变开水。而这种天气叫我们在露天的场地上穿着长袖军训,真的没人性。

真的想裸奔军训啊,就是不知道教官给不给批……

反正就算我们再怎样反抗也是没有用,该训还是得训,那就默默接受好了。

那天一大早,军训服就送到宿舍了。所谓军训服,无非就是这么些特点:一,迷彩的;二,质量贼烂。

我们一边胡扯一边拆衣服,突然聊到老家,然后发现一目连跟安倍晴明居然是一个省一个市一个区的,从小学到高中都是一个班。

“你俩是不是约好了要一起考这个大学?哎呀真是美好的友♂情”

“这种青梅竹马……在一起了吗你们?”

“好基友啊,家里同意了吗?”

“喂喂喂你们注意点,夜叉还在呢。来来来娘家人看看怎么样。”

于是诸如此类的说法就出现了,夜叉听得脸都绿了。

这时晴明突然一把扯过连,开口:“四四九四酱(事实就是这样)”【晴明的口音一直叫我们很开心,毕竟长得这么帅普通话再好那就真的太没天理了】

连愣了一下,然后娇羞的把头埋在晴明怀里,锤了他两下说:“讨厌……你,你怎么说出来了……”

从此开始,我们未来四年中,晴明的方言随时给我们带来的刺激,以及全宿舍随时随地都可以演戏的生活,拉开序幕。

再回到军训服上,这玩意质量真的超级烂,我要给差评。

我们都穿好了,正在嫌弃丑不拉几的衣服,酒吞突然叫我们,说他要给我们表演个节目。于是我们七双眼睛齐刷刷的盯着他。

只见酒吞深吸一口气,“呵!”的一声,然后三颗扣子直接崩开了。

我们“哇!!!”,然后开始疯狂的鼓掌,就跟磕了药一样。而酒吞则可怜巴巴的去换衣服了。

“舍长身材真棒,尤其是胸肌!”

娘娘【般若】一脸羡慕。

“是啊是啊”

我们应和着。

“舍长奶子超大!!!”

夜叉刚吼完,酒吞就回来了……一目连后来跟我说他想跟那个傻缺断绝关系。

我跟一目连是最早混熟的,我当时想大概是我俩气质比较接近吧。当后来知道真相的我,真的想扇自己两耳光,气质符合个鬼!

我们这帮子臭男人当中有八最:最高酒吞,最娘般若,最傻夜叉,最帅晴明,最骚妖狐,最白判官,最懒我,以及最可怕一目连。

酒吞虽然显老,但是身高一米九八,一身肌肉,远看还是很帅的。

判官在我们当中第二高,一米九零,肤色白的叫我们这些糙汉子各种羡慕嫉妒恨。我们想叫他大卫结果被他本人拒绝了,只好选择了另一个——小白脸。

其他人都好理解,不过至于为什么最可怕是一目连,这就得回到军训。

军训时我们的教官是个矮矮胖胖的人,对我们管的挺严。有天娘娘中暑了,站军姿直接晕了,结果教官叫我们弄醒娘娘让他继续。

一目连一直都很关照娘娘,真的是把他当娘来伺候。见教官这样直接火了,上去就跟教官理论,教官说,只会说屁话,有本事来打一架,谁赢了听谁的。一目连答应了,当时酒吞就急了,撸起袖子就准备去帮忙,然后被夜叉和晴明拦住了。

“连那瘦瘦小小的,能打过那教官吗?!那教官再不济也是部队出来的!你俩疯了?!”

酒吞提着夜叉就开口骂。

“骚俺雾草,里计几看看再嗦【稍安勿躁,你自己看看再说】”

晴明揪着他的辫子把他拉到后面。

然后我们看到了一生难忘的画面。

不管教官怎么打,都打不到一目连,他每次躲得恰到好处,僵持了十多分钟,一目连突然开始反击,几乎是眨眼间,教官就晕了。

“……这他妈,搞毛?!”

酒吞一副三观破碎的模样,其实我们都差不多。毕竟谁会相信身高一米七五,体重不到一百一的一目连,能干倒教官。

“我连哥可是从小跟着我叔习武。后来因为跟荒川那家伙打了一架打的太过,有只眼不行了,然后身体不大好。后来跟着我舅青坊主学医,对于这些死穴和致命处很了解。虽说现在只有一只眼,但看清别人动作那简直小菜一碟,常人根本打不到他。”

夜叉在一旁颇为自豪的给我们介绍。

“辣素预判,用钻耶俗语【那是预判,用专业术语。】”

晴明皱着眉纠正。

一目连回来直接公主抱把娘娘搞到医务室去了,我们也因为没有教官被批准自由活动。

而且我之后发现一目连的打扮真的太社会了,脖子上挂着两根皮扣,还有红色的纹身,胳膊上绑着绷带,挂着耳坠。最叫我们惊讶的是,他居然有个叫风神之佑的改装机车。

一目连从这以后有了个特霸气的外号——社会我连总,简称连总。

虽说我们这学校破破烂烂的,但也是有女生存在。
军训男女分开训,我们跟其他两个宿舍合训,旁边就站着一队女生。

其中有个超可爱的妹子,扎着长马尾,笑眯眯的,妖狐那货看的眼都直了。后来死皮赖脸的叫连总给他去问了电话和姓名这种事情,简直怂的一匹。

那姑娘叫莹草,有两个闺蜜,一个是判官的女神阎魔,还有一个是超级喜欢小孩子的姑获鸟。

夜叉有次逗莹草玩,结果把人家逼急了一脚踢到了叉子的不可描述的部位,叉子差点就当不了爸爸……回来叉子一边哼哼唧唧的躺在床上捂裆一边给人家起了外号——疯婆子。

当然后来又被打了,叉子在求助他哥无果后老老实实改了外号,叫暴走萝莉。

阎魔一股女王气息,判官强迫我们叫她大人,老大【酒吞】觉得太憋屈,想了两宿决定叫女王大人。老大你有点骨气啊!

姑获鸟成功晋升为我们的老母亲,晴明为此叽叽喳喳说了三个小时的方言,最后被忍无可忍的酒吞和夜叉拖进女厕所好♂好♂教♂育了。真是丧【gan】心【de】病【piao】狂【liang】

女王大人和老母亲的身材都一级棒,每次她们走过的时候我们就直勾勾的盯着某个……咳咳没什么,人之常情人之常情,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对此连总和娘娘嗤之以鼻,前者是因为性向非女,而后者是觉得自己比她们更好看。

无fuck说。

军训最后一天教官大发慈悲的给我们放了假,还坐下来跟我们侃大山。我们从人生规划聊到人类的形成,进行了一系列深♂入讨论。

然后不知道谁提议,我们开始飚歌。第一首还蛮正经,《咱当兵的人》,从第二首二十几个大老爷们就开始放飞自我,唱什么“一闪一闪亮晶晶”“死了都要爱”都是比较正常的。老爹被我们逼着喊麦,喊的当然是最经典的《一人我饮酒醉》,那方言笑死我了。

“姨姨窝盈舅嘴,嘴本假人岑苏昂对【一人我饮酒醉,醉把佳人成双对】……”

老大则被起哄唱了“我不做大哥好多年”这样符合身份的歌。

娘娘唱了《女儿情》,小白脸【判官】红着一张脸对着阎魔唱了《对面的女孩看过来》,我不肯唱歌就弹了《极乐净土》助兴,叉子跟连总合唱一首《神经病之歌》,妖艳贱货【妖狐】一曲《do me more》骚到爆棚,连总跟我说要不是妖艳贱货太浪就娶他回家了……

就这样,我们不知不觉间把人生中最后一个军训给用掉了。当我们大二大三时总会怀念军训的日子,然后看着烈日下的大一新生,心中默默地盼望着——太阳给我晒得再猛些!


















PS

写完第一章之后发现居然有那么多评论,热度也叫我超级开心!

脑洞大开,马不停蹄的写了第二篇,希望会喜欢。

如果能带给你一点点的共鸣或感动的话,那真的是再好不过了。

谢谢愿意看到这里的你们。

tag太多不方便,以后就打(我的奇葩室♂友和阴阳师)的tag,人物tag随我心情……

以上








评论(5)
热度(55)

© 繁花血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