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请看简介,拒绝撕逼

本博中任何文章无授权不得转载,图不得商用,有需要请私信

过气写手

不定期更新

近期沉迷锤基无法自拔

注意:
文章以all叶为主

图杂食,无固定cp。

繁花血景

【阴阳师】我的奇葩室♂友

——阴阳师同人
——ooc,私设有
——段子体
——借梗两色风景的书,以及其他来自网络的各种梗。
——欢脱学院风,cp十分混搭
——主要讲八个大老爷们没皮没脸的日常









以上









④关于毕业的初次彩排









*
大学之前我们总是在盼望着放假,掰着手指头数着日子,一旦听说某个节假日不放假或者要补课,就各种要死要活的。

当时我上高中的时候流传着一个段子:甲说“哎你看看,咱这过得都是什么日子啊,情人节不放假,五四青年节不放假,六一儿童节也不放假,你说说啥还放假?”乙沉默了一会说“我们清明放假啊。”

这话没毛病。





*
到了大学,对于我们这些不会成为老师的人来说,已经没有几个假期了。但是那时的我们丝毫不在意,那些所谓的伤感悲痛以及面临的离别的痛苦,在大三才光顾到我们。大一的我们,无忧无虑。

年轻人嘛,总是不会去惋惜浪费掉的时间,只会遗憾以后没办法这样肆无忌惮的浪费时间。






*
其实吧,考完试就可以回家了,至少脑白金是这样认为的。但是我们都没回家。脑白金收拾东西的时候我们问他

“脑白金啊,今天别离,再见就是一个月之后了,你就不打算多留一晚吗?”

“又不是说来了就见不到了……”

我们听完沉默了一下。

老大说:“那你走吧,反正八个人的宿舍也是蛮挤得。”

娘娘提议:“你说那空出来的床要不要放老大的鞋?”

这个有点狠啊。

连总满脸悲情的看着脑白金:“阿金一路顺风啊,我们会记得有你这个人的。”

脑白金默默地留下来了。








*
晚上睡觉,我们一般会聊些事情,而脑白金就是冷场王中的战斗机。谁要是睡不着,就会说

“阿金啊,你说点什么吧。”

然后脑白金在那吧啦吧啦,我们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今天是最后一天,我提议

“大家来想些有趣的话题吧!”

宿舍陷入了沉默。

由于太安静,没一会我们就都睡着了。








*
第二天脑白金赶车早早的走了。

随后老大也要走了,他带着行李箱往出走,我们依旧是各干各的,老大就有些生气。

“喂,我要走了你们没啥表示?”

“老大,新学期你来了必须比现在更强壮啊!我期待你的腹肌!”

“老大老大,新的一年祝你又老一岁!”

老大直接摔门走了。

哎呀,一个月没人损他,他会不会很寂寞啊。








*
叉子意外的不跟他表哥一起走。

“我俩是表兄弟,家不在一个地方。”叉叉一边收拾东西一边给我解释。

叉叉跟娘娘一起走,顺路。

临走前我们送上了最真挚的祝福

“叉叉要好好伺候娘娘哦!别伤了娘娘的身体!”

“叉叉记得在火车上穿好衣服啊!小心人家报警。”

叉叉拉着偷笑的娘娘气呼呼的走了。

哎呀真是开不起玩笑……现在的小孩子啊,唉!







*
妖艳贱货想在宿舍多留几天。

我们剩下的人问他为啥。

“等你们走了小生就可以带小姐姐回来嘿嘿嘿~”

妖艳贱货笑的十分荡漾。

结果他受到了我们无情的嘲笑:“拔丝我素里,里就酱紫,似八会有银嘿欢里的【不是我说你,你就这样子,是不会有人喜欢你的】”“哎呀贱贱你变得有幽默感了,不错不错。”“你要把哪里的老婆婆拐回家啊?”……

妖艳贱货决定立刻离开。








*
老爹和连总要一起回老家,要坐十几个小时的车。

为了能够更好的度过无聊的车程,他俩打了一宿游戏,相互依偎的在车上睡着了。

以至于最后这俩抱成了犬牙差互的样子,一路闪瞎无数乘客。

下车后,他们好像还落枕了。








*
我是最后回家的,回了家之后,由于受不了父母的秀恩爱,联系了几个老朋友聚餐。

正所谓有了新朋友不忘老朋友。

餐桌上我们聊了很多,忽然我看见跟我一块玩大的小鹿男。

我冲上去就住他的领子质问

“说好的考一所大学呢?!你就这样欺骗我???”

小鹿男很尴尬,挠了挠头不大好意思的说:

“阿琴啊,我其实想考北大清华来着……为了陪你去一所大学,我特意空了几十分的题,没想到……”

够了你闭嘴!再说话我就跟你绝交!









寒假就在和老朋友插科打诨中度过。新年当天,看着我们250宿舍群里一片“新年快乐!”的消息,我抱着琴,傻呵呵的笑了。

















PS

我发现,我更的好勤快,我是不是棒棒哒?【快来夸我】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如果能给你们带来一点欢乐或是共鸣的话,真是再好不过了。

打滚求小红心~

以上

评论(8)
热度(34)

© 繁花血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