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请看简介,拒绝撕逼

本博中任何文章无授权不得转载,图不得商用,有需要请私信

过气写手

不定期更新

近期沉迷锤基无法自拔

注意:
文章以all叶为主

图杂食,无固定cp。

繁花血景

【阴阳师】我的奇葩室♂友

——阴阳师同人
——借梗于两色风景的书,以及网络。
——cp十分混乱,看心情随意搭配
——现代学院Pro,主要讲八个大老爷们没皮没脸的日常
——文中所用为外号:酒吞【老大】,般若【娘娘】,夜叉【叉叉or叉子】,一目连【连总】,妖狐【贱贱or妖艳贱货】,判官【脑白金】,晴明【老爹】,妖琴师【老妖】
——本文以妖琴师自叙为主,ooc,私设有









以上









⑤从今日起,我们即为“520”












*
新学期,出乎意料的,我们换宿舍了。由原本的宿舍换成了520宿舍。

这逼格蹭蹭蹭的往上涨啊!

我们宿舍最大的特点是快,具体体现在手速快,办事速度快和瞎逼逼语速快。

收拾宿舍基本几分钟就搞定了。

这跟单身没关系昂我跟你们讲!









*

有天隔壁宿舍的食发鬼和跳跳哥哥来找我们唠嗑。

“我跟你们说,我俩那天飙车,这家伙逼逼逼逼,我烦的油门当刹车,一脚出去这货飞了。这货也真耐摔啊,起来冲着我又是逼逼逼。”

食发鬼坐在老爹床上跟我们讲。

“然后呢?”娘娘问。

“……结果他被当做碰瓷儿的被抓了。”

“哦?兄弟你那是什么车?有空来飚一局?”

连总颇有兴趣的问。

“拖拉机,七十年代的那种。”

“……我还以为八二年的自行车呢。这对我忒不公平,我那是三蹦蹦。”

“三,三蹦蹦……三轮车啊,挺好的啊。”

我插了一句。

连总妖娆一笑:“好你奶奶个腿,最高才二十迈,腿都飚折了。”









*

为了招待食发鬼和跳跳哥哥,以及庆祝我们搬宿舍,我们打算到鬼使黑的饭店去搓一顿。

老大打头,连总娘娘前面瞎扯犊子,脑白金贱贱食发鬼跳跳哥哥和我跟着,老爹跟叉子在后面闲磕牙。到饭点的时候鬼使黑正教黑童子切菜,那黑童子见我们过来顿时松了一口气。

哎妈呀这老板智商太低人太恶心太魔性了。

食发鬼和跳跳哥哥第一次见鬼使黑,从后面瞅着还是蛮帅的。

结果鬼使白来了。

“哎妈呀我美丽动人活泼可爱可萌了的心肝宝贝小可爱弟弟啊你来啦~~”

这人咋这么恶心。










*

跳跳哥哥被恶心到了,难得说的很简短:“老板,点菜。”

鬼使黑被美丽动人活泼可爱可萌了无情的推开,打发走黑童子,拿了个本本到我们这桌。

跳跳哥哥笑的很扭曲:“你们请客,我和食发鬼就少要点吧,老板,啥玩意贵给我上啥。”

你他妈哪里来的勇气点这些菜?!











*

老大听了一拍桌:“俩败家老爷们,你俩要正经吃一顿得满汉全席呢是吧?”

鬼使黑刷刷刷得写,头也不抬的跟我们说:“赶紧的,我很忙。”

“这总共就我们一桌——”贱贱说。

“我忙着看电视剧。”鬼使黑贼真诚:“看电影看爱情动作片看书看报玩手机撩妹跟弟弟培养感情养儿子浇花种树打游戏写诗就是没时间做菜。”

脑白金嘴角一抽:“你把店买了得了,多省事。”

“不。”鬼使黑一咧嘴:“我就不,任性!怎么着吧。”

我们还能怎么着……还不是您爱咋咋呗。









*

后来脑白金跟老大一唱一和的以各种养生啊之类的原因把有肉的全去了,要了个拌黄瓜毛豆花生拼盘算是菜,然后在老爹愤怒的眼神下加了两根双汇火腿。

“酒吞舍长就是大方。”食发鬼说:“判官也是为我们身体健康着想啊,感激不尽。”

连总坐那一直听着跳跳哥哥逼逼逼,估摸着是烦了,来了一句:“不客气。”

食发鬼被噎的脸都紫了……

妈的死给,生气脸上怎么都是基佬紫!












*

鬼使黑没吃饭,就蹭我们的饭吃。老爹可劲儿的瞅他,一脸的你忒不要脸了。

我们几位都互相认识了一番,老爹一激动拍桌子站起来介绍,跟我老家村里媒婆椒图有的一拼。

老爹提溜个酒瓶子起来,磕磕巴巴的说:“做辣,死发桂突突蝈蝈,外校得满脸哑嘚死私发跪,壳恁个吓逼逼带似突突蝈蝈,都死搁笔诉说滴。【这俩,食发鬼跳跳哥哥,那个笑的满脸牙的是食发鬼,可能夏逼逼的是跳跳哥哥,都是隔壁宿舍的。】”

老大一把扯过老爹,意思意思跟满脸牙和瞎逼逼解释:“这败家老爷们喝多了。”

只不过,不喝他也是这个口音……












*

贱贱那天喝高了,闯进女生宿舍各种……算了不想说了。

第二天贱贱醒了赶紧跑路,走到门口果断用脚踹门。贱贱正耍着帅装着逼牛逼哄哄的站那,结果们突然又关上了直接砸脸上,两行鼻血喷的跟井喷了似的。

然后他看见了笑吟吟的舍管阿姨。

歪货撒丫子就跑,一边跑一边嚷嚷:“人点背了真是吃屎都塞牙啃猪蹄都能啃破脸。”

我不是很懂他,真的。










*

回了宿舍,贱贱还是帅气的一踹,门又磕到头了,直接起了俩叠在一起的包。

他进宿舍我们正打牌呢,听见声响抬头一瞅,唉呀妈呀太惊悚了!

你想象一下一个一脸血的葫芦娃跟你做作的一笑。

呕……

太他妈毁童年了。










*

贱贱回来指着我们的鼻子骂:“你们就不知道拦着点小生?!谁给你们的勇气让你们在这里打牌的啊呵呵哒?”

食发鬼吃了个橘子:“辣什么,我们有说送你回来,可是你自个儿说非要去拯救世界要去辛勤劳作就跑走了,当时那速度都可以去演速度与激情了。我看你腿也没折就随你去了。”

“你俩咋还在这儿杵着呢啊?”叉叉一脚踹桌子上瞅着他俩。

跳跳哥哥一下子就尴尬了,沉默了一会:“你不记得当年大明湖畔的我了吗?”

“呵呵哒你咋这么恶心。”

我们本来以为他随便说说而已,结果这货抓起个塑料袋就开始吐,吐的就跟尼加拉瓜大瀑布一样,汹涌澎湃一泻千里。

“你你你,你这是喜脉啊!得给你熬点老母鸡汤补一补!”鬼使黑颤抖着抓着叉叉的手腕。

“滚你妈!你他大爷的不是忙着 看电影看爱情动作片看书看报玩手机撩妹跟弟弟培养感情养儿子浇花种树打游戏写诗就是没时间做菜吗! ”

贱贱拿我的衣服一抹脸,我气得踢了他一脚。

鬼使黑听见瞬间就萎了。

然后美丽动人活泼可爱可萌了一巴掌把他扇到地上去了。

干得漂亮。

















PS

我一边写一边笑啊2333

希望你们会喜欢。

人物崩了我知道OTZ,都是我的锅……

谢谢一直看文的大家~

以上

评论(3)
热度(38)

© 繁花血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