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请看简介,拒绝撕逼

本博中任何文章无授权不得转载,图不得商用,有需要请私信

过气写手

不定期更新

近期沉迷锤基无法自拔

注意:
文章以all叶为主

图杂食,无固定cp。

繁花血景

【all叶】听说神明曾降临

——all叶,无其他cp
——abo世界观,星际战争
——没有理由,就是要苏叶神
——有ooc,有私设
——军迷,地理迷,天体物理迷建议谨慎观看











以上










章七









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月中眠笔录









吴雪峰留下来了,并且永远的留在了那里。

我不知道最终他是如何走向生命的终结的,但我永远无法忘怀在飞船中看到的景象。

吴雪峰站在那片荒芜的土地上,看着嘉世的战舰快速奔来。他就那样平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像尊雕塑。那身影仿佛有千斤重,像座巍峨的高峰,岿然不动。

我以为战舰会停下。

但是,吴雪峰被炮火吞没了。

再也见不到了,那个一直温和的,谦逊的吴雪峰。

除了我,谁都没有看见,那个天不怕地不怕世间唯我最大的叶修,微微红了眼眶。

我看见他的双唇微动,似乎说了什么,没听到声音,但我知道他在说的话:

再见了,吴雪峰。

我们终究是离开了,但是谁都没想到,是吴雪峰用他的性命换来了我们的逃生之路。

吴雪峰其实是知道的,知道这是借刀杀人,只不过,是在最后,在战舰没有停下的那一刻知晓的。我从舷窗上看见了那一瞬的惊讶,但转瞬间就变成了了然。他没有做任何动作,静静地等待死亡。

我不知道吴雪峰那时是一种怎样的心情。为了所谓的大义?还是彻底的无知?

*明知不能成功,明知必死无疑,依然慷慨而行。一般来说这种行为有着很多称呼,比如愚蠢,不自量力,飞蛾扑火等,在西方人眼中,这更是一种不可思议的违反逻辑的行为。而在中国古老的哲学中,这种行为有着一个恰如其当的名称:

知其不可而为之。

【月中眠注:这里的西方人与中国都是指古地球时期。】

不知死而死,是无知;知死而死,是无畏。

吴雪峰,你是一个无畏的人。

不畏强暴,不畏强敌,刚正不阿,心存良知。

这是吴雪峰。

而我深信,这正是我们这个伟大的民族……不,是我们这个伟大的种族的魂魄所在。即使有一些人,他们的贪婪和罪恶掩盖了这些,但终将有一天,魂魄还会再次出现在所有人身上——刚正不阿,无畏,心存良知。

而我们,是为了去证明,良知会永存,不会丧失。

吴雪峰用生命证明了自己的理想,他的事迹虽然很多人不知道,但我会用一辈子去铭记。

我会铭记有这么一个人,一个平凡却心怀良知的人,用生命指引我们前行,去寻找那最初的,埋在人类心底的真相——良知。

吴雪峰,你的死不会白白浪费。

生如夏花,逝如冬雪。

人生如此,何悔何怨。

我曾想过,为何他对此无动于衷呢?他明明有机会活下去。

他一日不死,叶修一日不得安宁。

看到这里肯定有人会想抽我,这都是什么狗屁。但是我说的是实话。

前面说过,叶修与刘皓那边关系还是不错的,叫刘皓对他动手的原因也是由于Omega这个客观原因。关系好刘皓是可以不杀死叶修的,把事情压下去就好,但是叶修与吴雪峰走的比较近,再加上叶修这个身份——必死无疑的身份。

借以叶修之手,来杀吴雪峰。此之为借刀杀人。

对于刘皓来说,吴雪峰必须死,叶修无所谓。但如果吴雪峰不死,叶修可就别想好好过。

这也是为什么再后来叶修Omega事件闹得沸沸扬扬也只是陶轩在一边生闷气指挥军队搜查,刘皓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权当没看见。

吴雪峰正是因为想通了这一点,才没有离开的。

吴雪峰走了,但我们的事情还在继续。

一切都还没有结束,等待我们的,是另一个更大的麻烦。

虽说飞船带着我们直接到达了蓝雨星系,但我们并不打算久留,我们准备换一个交通工具去一个非常安全的地方。

在飞船上,黄少天一直在跟叶修讲蓝雨是多么的安全。讲了大半天,叶修也没有表态。

我没有话语权,叶修沉默不语,一时间飞船上安静的有些可怕。飞船上的所有人都在等着这位昔日的上将大人发话。

不管您是去还是不去都好歹给个准话啊,这么耗下去我这飞船是停下还是前进啊?

驾驶员急得都快哭了,刚刚全速飚船消耗太严重,再耗下去也不是个事,先不说氧气罐够不够叶修他们用,这万一黄少天不够用出个什么事那还了得?

在嘉世的地盘上,蓝雨的上将出事了。

那是要开战的节奏啊。

所幸叶修没有思考太久,几分钟后,他做出了一个决定,一个足以叫我震惊的决定:

他希望飞船之后可以将他送到一颗距离联盟本部最近的无人区中。

“无人区?!你疯了吗叶修?”

黄少天第一个反对,作为叶修的好友,他不能放任叶修去危险的无人区。很显然,他对于叶修的身份并不了解。

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无人区,离联盟本部最近的地方,是我们最好的藏身之地。

这样说,并非是口出狂言,是有实际根据的,我与叶修都不是新新人类,危险的无人区?别开玩笑了,对于我们来说,那只不过是一个条件较差的自由活动区而已。

我所震惊的并不是要去无人区,而是,在这种紧张的情况下,大摇大摆的去联盟总部,简直是找死。要知道我们刚刚才从嘉世逃出来。

简单说一下联盟总部的地理位置,抛开所谓经纬度,一句话概括:人类星系正中央。

而且,离嘉世星系不算很远。

非常完美的一个位置。

嘉世要是有心,分分钟就能找到我们。当然了,他们如果能在我们到无人区之前拦截住我们是最好的了。
这是一个缜密的计划,一个非常巧妙的目的地。

我们要做的,是打一个时间差。

时间差有了,只不过是以最残忍的方法实现的——用吴雪峰的生命创造的。

上面的有些看不懂?没关系,我来跟你们解释一下。

现在嘉世的主力部队正在吴雪峰死亡的星球上搜寻着,而我们逃到了蓝雨星系。蓝雨离联盟总部比嘉世要远,但是现在嘉世的大部队不在嘉世,所以如果我们赶得及时的话,到达联盟总部会十分顺利。

非常完美的一个计划,时间差已经到手,就差我们登上无人区了。

但是这个计划有一个致命的缺陷。

离联盟总部最近的无人区在哪?

蓝雨星系没人知道。

完蛋了。

一般人都会这么想。

但是跟我一起去的,是叶修。

叶修知道在哪里,他对黄少天说,给我们准备一架小型飞船,一些生活必需品,其他就不用管了。

黄少天没有再问为什么,他知道,叶修不会做没有打算的事情。他选择相信他,就像以前的每一次一样,毫无理由的相信他。

这就是叶修本人的魅力。

他可以叫许多人跟从他,不是以武力和暴力,不是用金钱和利益,只是很平静的,就吸引你跟从他,吸引你为他做任何事情,吸引你无条件的信任他。

*张牙舞爪的人,往往是很脆弱的,因为真正强大的人,是自信的,自信就会温和,温和就会坚定。

无需暴力,无需杀戮,因为温和,才是最高层次的暴力。

蓝雨方面准备的很快,我们没有多少时间去跟黄少天告别,直接起飞离开,丝毫不留恋。

我从舷窗上,看着这片蔚蓝的星系逐渐变小,直至消失不见。

暂时再见了,黄少天;暂时告别了,蓝雨星系。

待到我等重返之时,必是奸贼暴毙之日!

怀着这样的心态,我们来到了联盟总部的监控范围。

“小月月,用异能力吧。”

一直沉默的叶修突然开口道。我一开始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反应过来,释放出异能力。

忘了说,变异人是有超能力的。

没错,就是你们看的那些科幻小说中常常提到的超能力。

我的超能力比较尴尬。

说实用吧,也不是很实用;要说不实用吧,偶尔还能用上那么一下。

我的异能力是——隐形。

我这个能力跟你们想象的可能有些出入,这个能力不只是能使我本人隐形,而且,以我本人为中心,方圆三百里以内,可全部隐形,在此范围内,一切大型攻击无效化。

很厉害吧。

就是有时间限制,最高时效十五分钟,而且并不是随心所欲想用就用,有各种限制,简直恶心到爆炸。

要不是这些恶心的条条框框,吴雪峰怎么可能死?

我为此懊悔了很久,叶修后来都看不下去了,叫包子走了我一顿好让我减轻一些悔恨。

这些都是后话。

我知道我们快要到目的地了,由于只是一艘飞船,所消耗的异能力不会太多,我坚持的时间可能会稍微长一点,但是也只有几分钟而已。

所以我释放异能的同时提醒叶修该加速了,时间差给我们带来的优势基本上已经失效了,如果我的计算没错的话,现在嘉世的战队已经踏上返程,按照他们的速度,可能我们还没踏上无人区,就先被发现直接一波带走了。

叶修没说话,看样子一点都不着急。

我没脾气了。

如果他觉得没问题,那就一定不会出事,我的直觉告诉我,相信他。

于是我选择了沉默,安安心心的释放异能力保护飞船,我们离目的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我似乎看见了无人区的轮廓。

快了,就快成功了,还差一点点!

这个时候,按照那些低俗小说的套路,肯定坏人是要追上来的,然后主角一顿猛打,最终取得了胜利。

但是这是逃亡,不是低俗小说。

我们到达了无人区。

看起来很幸运。

其实我觉得一点都不幸运,因为我们这所有的一切,逃亡的路线,微妙的时间差,都是基于吴雪峰的死亡上的。

说的残忍一点,如果吴雪峰不死,那么就是我们死。

我们之间,肯定得有人牺牲生命来挽救其他人的生命。

这是非常残忍的事实。

我还是原来的那句话,希望所有看到我写下这些文字的人,能记着这位英雄,我们的恩人。

不要着急,不要激动,要冷静下来,仔细思考,再做出结论。

不能意气用事,不能愤懑不平,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忍耐。

人有的时候,不能太过于执着了。

懂得暴力的人,是强壮的;懂得克制的人,才是强大的。

耐心的等待吧,终有一天,机会会出现的。














tbc










PS

*出自《明朝那些事儿》

没什么要说的,还是感谢所有愿意看我文章的人。

感谢点赞。

以上。

评论(2)
热度(70)

© 繁花血景 | Powered by LOFTER